女骑士受难记 - 女骑士受难记

红骑士昂是留坦斯帝国内的第一骑士,虽然才年仅18岁却有着非常卓越的战功。今天他又带着骑士团消灭了国内的北方强盗集团,光荣的回到留坦斯帝国的首都旦丁城,民众夹道欢呼欢迎他的归来。  
「皇帝陛下……红骑士昂已经消灭了国内北方的强盗集团平安回来了。」  
「做的很好,不亏是我国的第一骑士,做的很好……你下礼拜日有空吧。」  
「是的,皇帝陛下,请问有何吩咐?」  
「没什幺大不了的,只是想跟你一起到城郊的皇家狩猎场里打猎。」  
「皇帝陛下肯与在下一起打猎是我的荣幸。」  
「那好就这样说定了,在皇家狩猎场的休息亭见……你先下去休息吧。」  
一个礼拜后,昂一个人骑着马準时到了皇家狩猎场,却连皇帝的护卫跟随从都没看到。  
昂心想︰「可能临时有事吧,等一下好了。」  
于是下马坐在亭子里等候。没想到突然一阵浓烟窜出,昂虽然立刻跑出亭子,但,仍然吸了一两口,只觉得自己身上的力量跟意识似乎渐渐消失,而林子里也在同时冲出一群人。  
昂用仅存的力量抵抗,但,起不了多少作用不久就被人用网子罩住了,然后就昏了过去……  
当昂的意志再度恢复时,他发现他身上的盔甲已被除去,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衬衣还被人用铁链呈大字型的被绑在木架上。身处在阴冷的地下室,墙上插着几支火把,用以製造黑暗的恐怖气氛,使得地下室更加阴森可怕;有一壁墙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鞭子,皮鞭、钢鞭、绳鞭应有尽有,还有刑椅、木马刑具,以及各种变态虐待的器具,这些东西上面还沾着斑斑血迹。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黑暗的恐怖不停侵蚀着昂,终于有人开门走进了地下室,昂睁开眼一看︰「皇帝陛下……难道您也被抓来了?」  
「不是的……昂是我抓你来的。」  
「怎幺会……」  
「你还不明白吗?由于你的功勋实在太高又深受民众喜爱,已经严重威胁到了才刚即位皇帝的我。原本我预计要就这样杀了你,然后嫁祸给强盗团,说是未被歼灭的强盗团的人来找你报仇,不过没想到你是女的……女子怎幺可以当骑士……这是违反我国规定的。」  
「这……」  
「算了……我原本就觉得你身为男人实在长的太秀气了,看起来简直就像一个可爱的女孩子,而从不离身的护胸居然是用来掩盖你的胸部。所以我决定稍稍改变一下做法。」  
接着皇帝拿出了一把佩剑说道︰「你一定认识这把剑吧。」  
「这是我爸爸留给我的佩剑……快还给我……」  
「没错……先别急……我现在将他还给你。」  
接着就扯下昂的内裤将剑柄的顶端对準昂的蜜部。  
「你要做什幺快住手……」  
昂看到皇帝如此举动,虽然被铁鍊鍊住但仍使力的挣扎,但反而因为蜜穴与剑柄的磨擦,而让淫水开始流了出来。  
「放心!女人的蜜部最有韧性了,一定插的进去。」  
昂悲嚎一声下,皇帝把剑柄缓缓放入蜜穴的内壁处。  
「啊……很痛……不……啊……」  
随着昂的哀求挣扎,本来只进了少许的剑柄又吞进了一点。  
「忍耐点,不然我怎幺把他还给你?」皇帝在旁假好心的问着。  
「不……住手……」昂只觉下体剧痛异常,彷彿永无止境。泪水和汗水流不的流下。  
「哭什幺……还差一点而已!」皇帝一边囔嚷一边继续将剑柄插入。  
昂几乎又昏了过去,蜜穴彷彿已扩展至最大程度,剑柄在软窄的肉洞里,刺激里面性感的皮层。  
「不要这样……你这禽……兽……这是我……」昂强烈挣扎,淫液已不能控製地流了出来。  
皇帝终于在昂的蜜汁的帮助下,将整个剑柄插了进去。  
「啊……」昂痛得连反抗的动作也停顿了。  
昂的处女血就这样沿着剑柄跟淫水一起流了出来滴到了地上。  
「你该不是要说这是我的第一次吧……」  
昂留着泪点点头。  
「靠……真可惜……我原本以为你的处女膜早在骑马或是战斗中破了。没想到还在……真是浪费了……不过……被自己佩剑这种无机物夺去处女,这种感觉应该不错吧。昂……」  
「拔出去……求求你……拔出去……好痛……饶了我……」昂失神的不断重複这几句话。  
「从现在开始,你就在这接受更生教育我要你成为一个性奴隶骑士……」  
接着皇帝招了招手叫来了一个矮矮胖胖跟一个高高瘦瘦的人。  
「你们都听好了,我一个礼拜后验收……一定要让他变成一个性奴隶骑士。」然后皇帝就走了出去。  
两人将插在昂蜜穴的佩剑拔出。鬆开她的身上的铁鍊将昂的双手被紧紧地反绑着,一条黑布矇住他的眼睛,两头拉到脑后,打了一个节。  
突然,昂站了起来用脚往矮胖男人的身上用力一踢,矮胖男人的小腹被重重地踢了一下,翻倒在地。  
昂一招得手,立刻向另一位高瘦的男人发动攻击。  
却因为看不见的关係只凭刚才看到的高瘦男人位置一踢却踢了个空反而被绊倒,同时矮胖的男人也抓住昂的另一之脚将昂翻倒在地然后一起压製了上去。  
矮胖的男人道︰「真不亏是第一骑士,被捆绑着还能反击,看来得好好地对付她。」  
高瘦的男人点点头接着,一根绳索绑在了昂纤细的脚踝上。然后吊在半空中。  
矮胖的男人走道墙壁上拿了一条长约30公分的黑色鞭子对昂说道︰「你刚刚居然敢反抗我要好好处罚你。」  
接着开始一鞭鞭的打在昂光溜溜的屁股上。  
「啊!」昂随着鞭子的落下一次又一次呻吟着并挣扎着晃动身体,试图摆脱。然而,全身都被绑住又被吊在半空中,只有任凭矮胖的男人继续鞭打他。  
「哈哈哈!你可真不错啊打起来真有感觉!怎幺样?爽吧?」  
「啊!啊!你这畜生,我不会放过你的。」  
「果然是坚贞不屈。」  
矮胖的男人接着又打了昂数十鞭,看昂似昏了过去便停止了鞭打,昂放回到地面。  
「这只是一个开始。明天我们会正式的好好地调教你,今天你就继续当你的骑士吧。」  
接着就解开已经无力抵抗昂脚上的绳子,并把昂架到三角木马上把昂的腰跟木马的头绑在一起,然后在他的双脚上各加上了颗重约5公斤的铁球。  
「阿……好痛……好痛……快放我下来……痛死人了……放我下来……求求你们饶了我……刚刚踢你的事我愿意道歉……快放我下来……」  
原本几乎已经失去意志的昂再度发出惨烈的哀求声,但两名男子都充耳不闻的走出了地下室。  
第二天,昂无力的趴在木马上呻吟着,昂流出的淫水跟处女血不但沾满了木马背上还滴了不少到地上,这时的昂早已感觉不到痛的感觉,取而代之的反而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  
两名男子在次走进地下室,手上一大瓶酒。  
「骑士小姐,昨晚骑马骑的很舒服吧,现在要开始让你更舒服。」  
高瘦的男子说完便将昂从木马上放下,将昂的双手反绑到背部,然后让昂跪到椅子上,昂的蜜部就这样呈现在两人面前。高瘦的男子先拿着,接着将酒瓶的瓶口在昂的屁眼附近绕呀绕!然后一口气便将这冰冷的酒瓶推进昂的直肠!  
「骑士小姐,这是皇帝陛下赏赐给你的酒,好好喝下吧。」酒瓶里的酒就这样流进了昂的体内。  
「啊……」一股冰冷的感觉直冲昂的脑门……一股便意也来了!  
高瘦的男人见昂面有难色,便拔出酒瓶然后用他的手指插进昂的肛门堵住。  
「呜……」  
昂痛苦的忍耐着让男人将手指深深的插进去。此时昂的脸已经满脸通红了,但昂的便意好像大过了脸红的感觉。  
高瘦的男人接着开始用他插在昂他肛门的手指抽插着,突然一个放手,昂的排洩物全部都喷了出来,全部都排在尿壶里了!  
昂瘫在地上,又感到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快感。  
高瘦的男人扯下了昂身上仅存的一件衬衣,而矮胖的男人则拿出了一个手铐跟脚鍊把将昂的四肢绑住后打了昂一巴掌说︰「今天你就当一头母狗吧,不能用站的,只能用四肢走路。知道吗?」  
这句话其实根本就是多余的,因为手铐跟脚鍊中间有一根铁棒,刚好撑住昂的身体,让她无法站立,必须像狗一样趴在地上或是半蹲着昂根本就没有办法站起来。  
「不……我不是……」昂趴在地上无力的回答。  
高瘦的男人让昂戴上了项圈和束口球。矮胖的男人的手伸到昂的阴部,用他熟练的手指搓揉着昂的蜜部,昂的双乳也没闲着,正被高瘦的男人抚摸着,昂的口水不断从束口球中流了出来。昂觉得的身体起了很大的变化,除了自己的淫水不断地流了出来外,还希望能有大肉棒赶紧插进来,似乎真的变成了一只淫蕩的母狗。  
「你已经在这里呆了一天一定很闷吧。走!我们出去散散步吧!」  
矮胖的男人说完便牵着昂项圈上的铁炼走出去,虽然昂拚命抵抗,但因为这两天下来的刺激已经消耗了体力,就这样被拖了出去。昂被牵到来到后花园,便看到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  
「咦!那不是之前我攻佔下来的国家里下落不明的蒂丝公主吗?怎幺她会在这而且还被牵皇帝牵出来散步?」  
矮胖的男人竟牵着我往那边走去,昂摇头并挣扎,但在矮胖的男人,依然牵着我往那边走去。  
「咦?这不是我的第一骑士昂吗?怎幺?你也喜欢这样散步吗?」皇帝故意这样问着。  
昂红着脸不停的摇头,此时昂早已经无地自容了,只想找个洞钻进去。  
「皇帝陛下,有一件事我希望务必请蒂丝公主帮忙。」矮胖的男人说完从口袋拿出一把颳鬍刀。  
皇帝一看立刻点点头说︰「蒂丝公主,现在给你一个报仇的机会,女的他就是灭掉你国家也是因此让你受到如此待遇的红骑士昂,你把他的阴毛全部给我颳掉。」  
昂拼了命的摇头,表示不要,但在吃了矮胖的男人第二次的巴掌及对蒂丝公主的愧疚感下,昂屈服了。  
昂躺在地上,双脚呈M字型,蜜穴完全的露在外面,心中的耻辱感加上被虐待感,昂却发现他好像达到了高潮?  
昂心想︰「我竟然在现在高潮,难道我也喜欢做很羞辱的事情?」  
不一会,昂的阴毛被蒂丝公主一根根的颳掉了,昂的阴户因为没有阴毛的遮掩而完全露在外面。  
矮胖的男人向皇帝行了个礼,牵着昂又在城里况了几圈然后回到了后花园。  
后花园里已不见皇帝跟蒂丝公主取而代之的是高瘦的男人以及一个小小的狗笼子。  
昂就这样被关进了狗笼子,这个狗笼子很小,昂的四肢也只能小动一下而已,而笼子的出口被矮胖的男人用锁给锁上了,在笼子里有两个盆子分别装着水跟碎麵包。  
「全部都吃下去,明天我们会检查,没吃完的就都从你的屁眼全部灌进去。」  
昂听到高瘦的男人的恐吓,只好像狗一样将头埋进盆子里慢慢的开始吃下。  
两个人看到昂的样子都大笑︰「果然是一只母狗……今天你就在这睡吧……」  
昂因为连续两天的疲惫,就这样在笼子里睡着了……  
第三天。  
「喂……快起来接受教育的时间到了……」  
矮胖的男人跟高瘦的男人出现在后花园,将还在沉睡的昂叫了起来放出了狗笼外,解下了束口球。  
「这是……」昂一清醒,马上发现他身上沾满了黏黏有腥臭味的白浊液体。  
「睡的挺舒服的吗……你可知道昨晚你睡着后有多少人经过……告诉你,一共十班巡逻卫兵,合计四十个人。他们全都对着你打手枪,然后全都射在你身上,而且每个人都还不只一次喔。」  
矮胖男人一边大笑一边对昂说出昨天的事。  
昂一听到整个人都呆了过去︰「后花园有卫兵会巡逻我怎幺忘了!」但不久后,有另一个感觉让昂不得不清醒过来。  
「让我去厕所……我想尿尿……」昂小声的对两位男子说。  
「你想尿尿?不要忘了你现在还是一只母狗,看到那颗树了没……那就是你的厕所快去尿吧!马上尿尿给我们看!」  
「不!我不要!」昂一听到马上抗拒着。  
「不要吗?那我们就这样带你去街上逛街,直到你受不了就这样在街上尿出来为止。」高瘦的男人对昂恐吓着。  
「不……我尿……」昂爬道树下正準备蹲起来。  
约30秒钟后,昂黄澄澄的尿液就这样从他的蜜穴里流出来,昂就这样两个男人的面前如厕。  
昂尿完以后被牵回地下室里,高瘦的男人把一只被称为「肛门插」的肛门扩张用性玩具,那肿起的前端缓缓地插入了昂的肛门内,那是一件只要蚀住了括约肌便不容易掉下来的物体。  
「呀……呀……呀……」  
这对于在两天前仍是处女且对甚幺变态事都一无所知的昂真是过酷的考验,她的口中发出响彻屋内的悲鸣,她现在已被剥至全裸,俯伏在地上而把屁股高高抬起来。  
「不可以用力抗拒哦,那只会令自己更痛而已。好,慢慢吸一口气吧!」  
高瘦的男人轻抚着昂的粉臀同时另一只手继续把肛门插向内插入。  
「啊……喔……不……不要……呜……」昂苦闷地低吟着。  
那只禁忌的调教用具强硬地分开迫窄的肉蕾,徐徐地向内推进,最初的粗大部份挤入了后,括约肌便鬆弛下来,很快已全根进入了。  
「屁……屁股要……裂开了……」  
昂只感屁穴像火炙般又热又痛。  
「而且,肚子也……」  
被塞入异物的直肠受压迫,令她感到一种好像想排便般的感觉。  
「快出来了……」  
「甚幺快出来?」高瘦的男人故意地问道。  
「那……那个……」一想到早上发生的事让昂始终说不出口是甚幺将要出来。  
「不要紧,插入了那东西后绝不会有东西可以漏出来呢!」  
高瘦的男人坏心眼地用手摇着那性具底部的部份,令插子在她体内摇动起来,更加催促起她的便意。  
「咿!不……不要摇……」无视昂的说话,高瘦的男人更拿出一件T字型的革製内裤,把带子越过她股间,向后扣住她背后,令那肛门插被包住而不能取下来。  
「明白吗,要一直留着那东西在里面,令妳的肛门开发成性爱用的另一个洞为止!」  
在脐穴之下响起「卡察」的冰冷声音,锁上了这件拘束具。 然后才拆下之前固定昂只能在地下爬的铁棍。  
「好,站起来看看!」  
被戴上了残酷的拘束具后,昂强忍着屁穴的痛楚,满脸痛苦地缓缓站起来 。  
「是从伦敦买回来的高价货哦,漂亮吧?这东西同时也可当贞操带用,那幺我便不用担心你被强姦了呢!」  
高瘦的男人愉快地笑着,相反昂却悲哀地望着自己下面锁着的装身物。  
在尿道前有个小开口,所以小便是没有问题的,但大便的话却不可能做得到。  
而且那个开口很小,在小便后也不能好好拭抹乾净,再加上在下身戴着一件如此硬质的东西,连跑也未必跑得起来。  
「呵呵,真是美丽的身体呢。」  
贞操带穿戴完后,高瘦的男人就这样对昂的裸体进行视姦。  
「请……解下那东西……」  
昂哀求地望向高瘦的男人,插入肛门的异物实在辛苦,而且连排洩的自由也被剥夺,这才是最难忍耐的事。  
「嘻嘻,骑士小姐,你真是可爱耶!」  
高瘦的男人的嘴沿着昂的肩部向下吻,手指轻揉着仍是昂的蜜穴,接着又突然暴力地用口轻咬和用手大力抓她。  
「啊……啊……啊……」爱抚和苦痛交互进行下,昂的表情也变得恍惚起来。  
「嗄嗄……」在高瘦的男人的手指刺激下,昂发出了低吟,同时粉臀也像在期待着甚幺似的轻扭着。  
高瘦的男人逼昂在他面前轻跪下来,同时掏出他的肉棒,高瘦的男人的肉棒则看起来与一般人无异但是却长达20多公分,然后把昂可爱的小嘴前。  
「含住他……然后前后套弄……舌头也不要都偷懒归给我舔……不然有你好受的……」  
昂含住了他的龟头啜吸起来,虽然昂的舌技相当拙劣,本来还是对性行为坚拒的昂的内心开始产生了变化,昂看起来十分高兴似的在舐着、吻着,令高瘦的男人的肉棒也在她的口中不断膨涨着。  
「喔喔!不错吗?给一个奖励……」  
高瘦的男人的肉棒的全身一下抖震,炙热的精液向昂的喉中喷射出来。  
「唔……唔……喔……」  
昂的表情一歪,把嘴里的东西吐了出来。离开口腔后的瞬间,高瘦的男人的肉棒再搾出残余的精液,射在昂的俏脸之上。  
「呜……」  
一沫精液由昂的鼻樑旁边流下到她的樱唇旁,看到昂那清纯的美貌被精液弄污了的样子,让人的心中不禁燃烧起猛烈的慾望。  
「帮我舐乾净吧。」高瘦的男人的肉棒提起自己的阳具命令着。  
昂浮起了一点惊愕的表情,但随即把嘴凑近龟头,用舌头去清理着刚射精后的逸物。  
「做的真是太好了……预习完成了接着开始上正课吧……」  
高瘦的男人让昂穿上一件连身裙,不过非常的短,短到站着时几乎连屁股也遮不住,而因为她的菊门还插着肛门插穿着贞操带,所以连大步点走也不可以。  
高瘦的男人就这样带昂到了士兵宿捨。  
「大人,你来了阿……这是……」  
士兵看见经昂的穿着,眼神中也不禁露出一点惊讶。  
「这是给你们平时辛苦的慰劳品……你们就好好享用吧……不过不可以脱下他的贞操带知道吗?」高瘦的男人将昂脖子上的铁鍊鍊好后就离开了房间。  
士兵们一拥而上将昂扑倒,有人将肉棒塞进了昂的嘴,有人则抓住昂的手在自己的肉棒套弄,更有人将把肉棒用昂的胸部夹住套弄跟用大腿去夹住自己肉棒来搞,在旁等待的士兵也没闲着都慢慢用自己的手套弄,排队等着用昂的身体洩慾不小心打出来的就直接往昂的身上射,就这样过了一个晚上……  
第四天。  
高瘦的男人来到了士兵宿捨︰「小姐,小姐妳在自慰啊?」  
高瘦的男人走进去,看到在空无一人的宿捨里全身沾满精液的昂右手正伸入了自己的蜜穴。  
「素质真不错啊!那我就再帮妳弄弄另一个洞吧!」  
看见高瘦的男人的手中拿着一支小绵棒,将贞操带解下拔出肛门插后把棉棒猛地刺在细小的尿道口上。  
「啊……啊……求求妳、停手!停手啊……」  
绵棒刺入了尿道中,更带点乱暴地摇动着。剧烈的疼痛夹杂尿意的催起,令昂的头摇得髮也乱了地泣叫着。  
「说甚幺啊,不是很舒服吗!」  
但是高瘦的男人对她的哀求置诸不理,一边在她的尿道中抽插着绵棒一边在吻着她的唇。  
「喔……唔……呜……」  
在尿道被刺激同时舌头也被对方吸啜着,令昂身体颠动地不住在喘息。  
极强的刺激、加上嘴唇上湿暖的感触,令她昨天一晚跟刚才在自慰时产生的官能之火燃烧得更烈。  
「啊……啊……好、好像……要丢了……」  
昂正临近高潮的一瞬,高瘦的男人的唇却突然离开了她,同时也把下面的棉棒一下子抽出来!  
「啊呀!」  
尿道一下子失去了异物,令那张开了的穴不能一下子立刻关上。  
「不要……」  
充满膀胱中约尿液,随着昂的悲鸣开始向外流出来。  
但排尿的耻辱却没有淋息将近高潮的慾火,反而更帮了一把,令昂全身都在震抖,然后便整个人软倒下来。  
「竟在撒尿的同时丢了?真有趣!果然拥有惊人的素质,跟我来!」  
「啊!莉莎,等等、等等哦……」  
昂的手腕被捉着,强拉着往饭厅走去,这时她的股间仍然在滴着黄色的水滴。  
来到饭厅,矮胖的男人已坐了在那里。  
高瘦的男人向矮胖的男人说了刚才的事情,矮胖的男人双眼发光地道:「想不到你这女人会那幺不知廉耻!会在自慰中失禁而是到高潮!」  
昂羞耻得别开脸不敢面对两人。  
「现在是吃饭时间,但妳下面仍在滴着尿,那样臭臭的叫人怎有胃口吃饭!快过来,让我帮妳抹一下!」矮胖的男人说。  
昂像一个将步向刑场的死囚般,以绝望的步伐走向矮胖的男人的所在。  
「哦,连裙子也湿了,真污秽呢!快点脱下来吧!  
昂正穿着的是一件头的连身裙,所以一旦脱下了裙子便立刻变成全裸状态了。  
脱下了裙子后,更强烈地感到两人淫邪的目光直射向自己的身体,令她浑身不住颤抖。毕竟在数天前仍是纯白如纸拥有骑士头衔的昂,就是在经过了几天耻辱无限的调教(异物插入处女丧失、肛门插、人前裸身、失禁……)后,仍未失去矜持之心。  
「把双脚打开!」  
严厉的命令下,昂咬着唇慢慢把双腿张开。  
「好,现在便帮妳抹乾净吧!」  
矮胖的男人一边淫荡地笑着,同时拿起桌上一块麵包潜入她的股间。  
「呜!」敏感的阴脣触及麵包的瞬间,昂的身体猛烈一震。  
「不要乱动!」矮胖的男人泠酷地命令道,然后用麵包轻擦着她的下阴。  
「呜啊……不、不行……」强烈们刺激令昂震着身泣叫起来。过敏的粘膜被麵包磨得又痛又麻。  
「看,乾净了吧?」  
「呜……」  
「昂,这是你今晚的食物!」说罢,她竟把才刚抹完昂的下体的麵包抛到昂面前!  
「怎样?不吃吗?那也没关係?可能我会带你去让桥底的露宿者轮姦,又或者找只狼狗来姦你如何?」  
昂只好不得不在矮胖的男人残酷的威胁下彻底服从,独自吃着那沾了自己的尿和淫蜜的麵包。  
「昂,你怎幺还站着呢?妳坐位在这里!」  
高瘦的男人指着旁边的椅子,只见在那张椅上的中央竟放了另一支朝天而立比先前更巨大肛门插。  
「但、但是……」昂看到椅子上可怕的姦具,不禁连面也青了。那支好像牛奶瓶般粗的异物,怎可能插得入肛门内?  
「看来的确有点勉强。没关係我帮你!」  
高瘦的男人说完后,在桌上乘牛油的容器内用手指沾满了牛油,然后走往昂的身后。  
「啊……」  
高瘦的男人把手指上的一大堆牛油,涂在肛门口和里面的肠壁上。  


?
「好,可以了,骑士小姐。」  
莉莎涂完润滑油后,昂只好乖乖地坐下在那张放了巨大肛门插的椅子上。  
「呜……」  
因为牛油的缘故,令前端较细的部份顺利滑了入去,可是最粗的部份却好像要撕裂括约肌般,顶住了进不了去。  
「别磨蹭了!」高瘦的男人把手放在昂肩膊上,然后大力向下一压!  
「呜哇……啊……呀……呀……」悽厉的惨叫下,昂只感到一阵如要把自己撕开的痛楚,令她几乎立刻晕厥;但是定过神来后,她发现自己终于成功坐在椅子上。  
「哈哈,不是顺利入了去吗!新玩具的感觉如何?站起身让我看看!」  
「呜呜……」  
昂一边凄苦地呻吟,一边站起身来缓缓向矮胖的男人走去。每走一步都感到骨盘在撕痛,火炙般的感觉由肛门直冲上大脑,大粒的眼泪製止不了地滚出来。  
「走上桌子上,躺在上面!」  
昂啜泣着登上桌子,依从吩咐地去做。  
「很好的姿势呢,骑士小姐!」  
高瘦的男人替昂的四肢穿上革枷,然后把附着的锁鍊绑好在桌子的四只脚上。  
「不要……很辛苦……」  
昂停止不了的在呜咽着,好像被人解剖般的羞耻姿势下,她已经完全不能动弹。  
「这是我们两送你的礼物,你收下吧。」  
昂以惊怯的眼神望着两人手上的乳环。  
「甚幺……妳想干甚幺?咿……」  
高瘦的男人的手放上昂的乳首,然后皮肤突然爆发出一阵非常可怕的痛楚,令昂几欲立刻皆倒。  
「卡呀呀呀呀呀!!」  
高瘦的男人就这样,将乳环上的针穿过昂的乳首,让乳环挂在那令她每次几乎昏倒,可是又被下一浪的痛楚弄醒。  
「呀咖!呜哇!!」  
矮胖的男人也将另一个乳环挂了上去。  
昂感到有生以来最大的恐怖,被剥夺了自由的手脚绝望地挣扎着,手指也向着虚空一抓一抓的。  
「这便完成了!」  
两人满意地微笑着,只见昂的胸部上多了两个小环还慢慢的流出鲜血,蜜穴则不停的流出淫水。  
接着两人让昂颈部戴上了犬用的颈圈,穿上另一件同一款是的连身裙,然后乘坐马车到了城郊的皇家狩猎场。  
繫在一栋枯木的干上。  
矮胖的男人他的肉棒递到昂的鼻尖前,他的肉棒并不长甚至还可以说比一般人要来的短了些,但是却异常的粗大足足比一般。  
「喂,舔吧?这是刚刚染上了另一个接受调教的处女味道的肉肠哦,妳很想吃的,对吧!」  
眼前的阳物,前端沾上了白浊、粘液和血丝的混合物。  
「啊……啊……」  
嗅到了男女的体液的混合物的气味,昂把头转横悲哀地泣叫着,但最后仍不得不把嘴张开,可是张开的嘴却不停在颤抖着。  
「怎样了?不想吃吗?」  
「啊……啊……」  
昂以一对泪眼可怜地望向矮胖的男人,但最终仍不得不服从他的命令。  
「咦,怎幺有阵臭味?」  
俊彦突然眉头一皱,原来昂竟失禁了,在地上的一滩尿中升起了一阵尿臭味。  
「竟在这里小解?啊,不过说起来我自己也刚好尿急呢,张开口!」  
昂抬起了头,只见在面前的龟头的口一张,已开始射出黄色的污水!  
「啊……叭叭……啊……啊……」  
昂慌忙张开口去迎接扑面而来的尿柱,但也接不下全部,其中一部份更沿着颈项直流下乳房,以至下面的私处,昂的精神也进入了恍惚的状态。  
俊彦在把昂的嘴当成便器般放尿后说:「果然是个变态!看看你的菊穴,成天都插着这东西!现在让我们看看你的屁股吧。」  
说罢,昂往前走了几步背对两人,然后稍为向前屈身,令屁股向后耸出。  
「喔,真是美丽的风景阿,在让我们看仔细一点。」  
稍为用手分开双丘,昂的屁眼内埋入的异物显得更清楚了。  
「好,自己把它拉出来。」高瘦的男人下了另一个命令。  
「呜……」  
昂稍为把异物向外拉,同时口中发出了辛苦的低吟。肛门的周围也异样地隆起来。昂在悲鸣不住下,终于把最粗的部份也拉了出来,令整只肛门插露出了全貌。  
「嗄嗄……」  
昂用手拿着被茶色的排洩物污染了的肛门姦具,畅快地舒了一口气。被极粗的异物所迫开的肛门仍在开大着口,似乎那括约肌已经快要失去了收缩的弹性。  
「很好,看来可以插进去了。」  
高瘦的男人已经拉下子裤子,只见里面的肉棒已经兇狠地勃起来。  
他双手抓着昂的屁股,腰部向前一送。  
「啊……啊……进、进来了……」  
肉棒插入的瞬间,昂的表情稍为一歪。已完全开发的屁穴很顺利地吞下了整根肉棒。  
「呜……」  
可是在直肠之内的肉壁却仍然是十分紧窄,温软的肉层紧紧地包夹着肉棒,令高瘦的男人差一点便忍不住要早洩出来。  
高瘦的男人定下神后,一只手担着乳房,另一只手也随即伸向下方,越过了平滑的小腹,到了有如绢般的柔毛覆盖的地方。  
到达了米粒般的阴核时,昂恼乱地低吟了一声,同时直肠也自然反应地一阵收缩,令里面的肉棒被夹得更加过瘾。  
「嗯?」  
当手指再向下到达花弁上时,高瘦的男人的手指就这样滑了进去。  
「呜……」  
高瘦的男人加速了在屁眼里的冲刺。  
「不要停……继续用力插、插我的屁眼……」  
高瘦的男人听到大笑接着照她所说继续干她的后面干到底。  
「啊……呜呜……啊……呀……呀……」肉棒更加倍用力地在抽插,昂头髮也乱了的以娇美的声音大叫着,想也想不到的狂乱癡态令人入迷,而洞内紧窄的程度也令人侧目。  
「要出来了喔……昂……」  
「啊……出来了!啊……呀……呜……」  
直肠内射出烫热的吐液的一瞬,昂的脸上夹杂在苦痛和快感两种表情之间。  
当射精告一段落,高瘦的男人把肉棒拔出来后,便穿好裤子。  
「呵呵,似乎很尽兴了呢!」矮胖的男人在旁阴笑着。  
「……」  


?
昂沉默着不语,只以淫悦和羞耻交错的眼神含恨地望着他。高瘦的男人一副淫猥的中年汉外表,昂对他根本一点也没有好感,但她已经无法抵挡被淫虐的感觉了。  
「本来还在说着讨厌,但刚才见妳和他不是干得很兴奋吗?还在浪叫着叫他插大力点呢!」  
昂无言以对,的确她自己也奇怪刚才为何竟会有这种感觉。或许是因为正身处在有可能随时有人来的户外,被人侵犯肛门,这种事反而煽动起一种背德和异常的兴奋?  
「但是高瘦的男人射得这幺快,真是可惜呢,其实妳还想要舔一舔这东西吧?」  
矮胖的男人刚才一直看着昂和高瘦的男人肛交,他的肉棒已经进入了临战状态。  
「好,便给妳舔吧。啊,不过,要以母狗的姿态来奉侍我!」  
昂依旧一言不发的,趴在地上爬到矮胖的男人的身旁,用脸额轻擦着他巨大的肉棒。  
「啊……啊……我真的像只母狗一样……」  
在一个不知道甚幺时候会有人入来的场所中,全裸地奉侍着矮胖的男人的肉棒,那种背德的兴奋已再压抑不了。  
昂用手轻抚着下体的阴核和插入了自己尿道内的绵棒同时,好像要吞下去般深深地含着矮胖的男人的肉棒。  
矮胖的男人的巨物,顶得昂几乎想要呕吐,那样的凄苦煽动起倒错的官能感觉,昂在嘴边溢着从胃部升上来的带酸味的液汁同时,反覆地进行着龟头和喉咙磨擦着的凄绝的口舌奉侍。  
「呜……」  
昂不理会那几乎窒息的感觉,只一心一意地把怒张的东西吞入去,把自己的口部发挥出好像性器般的作用。  
「做的很好……」  
矮胖的男人揪着昂的头髮把肉棒由她口中抽出来,然后白浊的树液猛烈地激射在昂的脸上。  
「啊……啊……」  
温热的精液在脸上滴落的感觉,令昂一脸恍惚的状态,然后伸出舌头轻轻舔着矮胖的男人龟头剩下的白液。  
从此开始的昂已经陷入了倒错的关係里无法自拔几天来的性奴饲育,令昂的人格已渐渐崩溃起来。  
第五天。  
高瘦的男人把昂左右两边的手撩分别和每边的足撩和在一起,令她的昂裸身尽现在俊彦眼前。  
「今天,你选支你喜欢的玩具来让我们玩你的肉洞吧!」  
昂看了看墙上一个比一个大的姦具,虽然屁眼里已经插过差不多大小的东西,但一想到这次是要插进蜜穴里,不禁害怕了起来,轻声说道:「我要你的手就好了……」  
「我的手?拳交啊,好,没问题,我试试看吧。」  
高瘦的男人俯下到莉莎下身,开始用手玩弄那早已水汪汪的蜜部。  
「不要……呜……我选……我选……」  
高瘦的男人不加理会首先把中间三只手指合上,伸入了膣口。接着慢慢地开始一出一入地活动,发出了阵阵湿濡的声响,而昂的口中也溢出甘美的喘息。接着,高瘦的男人连小指也伸了进去。  

「妳这东西真是甚幺也吞得下的吧!」  
高瘦的男人用力一只手往昂的屁股用力的一打。  
「呜呀……喔……喔……」  
悲鸣的同时下体的括约肌也本能地收缩了一下,令插入了膣内的手指感到更鲜明的紧迫感。  
「不、不行……」  
当最后的姆指也伸了进去,昂响起拒绝但也带有甘美之意的声音。  
然后,姆指根部的关节进到耻骨为止停了下来,但只要再加多一点力,响起了骨和骨的碰击声后,关节部份终于也通过了,然后便整个拳头滑入了去直到手腕为止。  
「呜哗呀……」  
在体内的拳头前后地移动着,令昂的下腹部像很痛苦地悲鸣着。  
「啪!」而高瘦的男人的另一只手,也一直不停地拍打在昂的屁股。  
「呀……呀……」  
在高瘦的男人不停拍打下莉莎的身体也硬直起来,膣腔本能地更加收缩,从而更切实地感受到拳头的存在。拍打和拳交两种强烈的刺激合而为一,同时向昂施袭。  
「啊……啊嗄……」  
歪斜的唇边也流出了口水,直滴落高瘦的男人的额上。  
「啊?要丢了吗?」  
高瘦的男人暂停拍打而向昂问着,昂大力地点头。  
「但这可不行哦,怎可如此简单给妳爽快!」  
高瘦的男人把手拔出来,正临近高潮之际却突然被中止下来,令昂苦恼地闷叫着。  
「真是癡呆的淫货呢!被殴打和拳交竟令妳这幺兴奋吗?!」  
昂猥亵地笑着,同时用手抚着那被倒到发红的屁股。烫热而微肿的触感,煽动着她倒错的慾望。  
高瘦的男人双目通红,开始大力撕抓着受伤的肌肤。  
「卡……呀呀……」  
肿痛的屁股上再添加血的抓痕,昂看似痛极而悲叫,实则却也像是很享受似的扭着屁股。  
「这里也想入点甚幺吗?」  
高瘦的男人扒开双臀轻抚她的肛门口,而昂也微微地点头。  
「好吧,等一等!蒂丝公主麻烦你了。」  
蒂丝公主由阴暗的角落走出,腰间上是一条带子上纥立着一根模拟的肉棒,不但巨大,而且上面更有着无数丑陋的瘤的突起,而一边似乎已经插入了蒂丝公主的蜜穴里。  
「喔……太……太……太大了……」  
蒂丝公主从身后勉强地用力押入,令昂发出惊震的声音。  
「咿呀呀……裂、裂开了啊……」  
但蒂丝公主仍强力地运用腰力向前突入,巨大的龟头沾上淫蜜作润滑剂,冲开了迫窄的小穴。  
「啊……呀……」  
蒂丝公主粗鲁地动着腰,昂肉感的唇也歪斜着,但现在的昂,越是痛苦却越让他感到兴奋。  
昂在蒂丝公主的肛交下,渐渐迫近高潮状态。  
「不行啊!昂!在我未準许前不可以高潮,而且蒂丝公主也未满足吧!」  
莉莎咬着牙忍着,蒂丝公主在昂屁眼中的推送也猛烈地加速。  
「哇……呀……呀……」  
昂的头大力反向后,全身一阵痉挛,而在剧烈的高潮下,竟同时失禁起来,小便潺潺地流出来。  
「嗄……」在发出了野兽般的呻吟后,昂整个人像立刻失去了所有气力似的软倒在地上。  
「真是没办法的!不止自己随意地丢了,竟连尿也撤出来了!」  
矮胖的男人说完便用铁鍊将脚部吊得比头在更高的位置,她的身体像是被对摺着般;双手被绑在腰后,两膝左右打开,和下盘、紧贴的两只脚尖刚好变成菱形的形状。  
在两腿之间的胸脯,双乳被绳狠狠綑缚,令小巧却形状优美的乳房被上下束缚着而成突出的形状。  
由正面看去,便好像看见一个菱形的怪物,在菱形中间是被绑成怪状的乳房,菱形的下方则是一个刚刚才被拳头插入,已经溼透的蜜穴。  
「很……很辛苦……」  
高瘦的男人躺在昂正下方。  
「马上让你舒服。」  
矮胖的男人在昂的蜜穴涂上了媚药然后缓缓把昂放下,她的股间正好对着高瘦的男人那朝天直立的肉棒。  
「呜……」  
这时,昂的女阴终于下降至触碰到龟头,她全身也硬直了起来。  
「呜呜呜……」  
再继续向下降,肉棒开始迎入了肉璧之内。  
凄烈的苦痛,却伴随着身体深处一阵奇怪的跃动,在这几天内受过了多少的调教,昂的官能感觉已经完全被开发,下体的感度也在很高的状态,便只待蓬门为谁而开而已。  
「呜呜呜……」  
昂放肆的发出呻吟声,高瘦的男人的肉棒已整根插了入去,更顶到了子宫入口。  
「真好呢,昂也很快便感到兴奋了吧!」  
矮胖的男人把吊在半空的肉体用力摇动起来。  
「啊……不行……不要摇……」  
只要稍为一摇,立刻令痛楚、悦虐、恐怖等各种情绪都大大增幅,令昂一边大叫着一边摇得髮也散乱一片。  
「嘻嘻,泣叫得很好听呢!」  
矮胖的男人抱着昂的裸体,以高瘦的男人的肉棒为轴心而开始旋转起来!  
「咿呀呀……」  
被刺裂的肉壁今次好像在扭螺丝般,令昂在剧痛下惨叫起来。  



「真的这幺好感觉吗。来来来,让我听多一点妳可爱的泣叫声吧!」  
高瘦的男人以充血的双眼盯着昂,然后更用手去拉她的乳头上的乳环!  
「呜卡呀呀呀……」  
乳头被冰冷的金属拉扯了起来,令昂发出凄绝的惨叫,但是那已失去理性,完全被施虐魔支配的高瘦的男人却仍毫不留情,将另一个乳环也用力拉扯了起来,然后再次把昂的身体转着圈。  
「呀呀呀……」  
满面痛苦的昂,口涎失控地沿唇边流出来,由喉咙深处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再你享受得高兴一点!蒂丝公主,妳来一下……」  
矮胖的男人用线穿过乳环然后把线拿给蒂丝公主说︰「你就随你高兴随便拉扯吧。」  
「喔……喔……我,我……」  
高瘦的男人扭动着,刺激着昂,而身体在乳环被蒂丝公主拉扯着,又为昂带来了一阵新的剧痛。  
「咿……不要!!」痛苦之下令阴道本能地收缩,令膣内的感觉更加鲜明,而这样的事无止境地继续着,昂的泣叫也渐渐分不清楚究竟是痛苦还是喜悦。  
「也大概差不多了吧?」  
矮胖的男人伸手潜入高瘦的男人和昂相连在一起的部份。  
「呜呜……」  
首先高瘦的男人身体硬直起来,而紧接便到昂开始剧烈的抖震。  
「啊……啊……出、出来了!」  
一直被压製着的肉棒在解开封印后,立刻不受控地喷射出白色的汁液,直射入昂的体内。而昂感到子宫内一阵炙热的暖流,全身也不禁抽搐起来。  
「哈哈哈!太好了,兄弟,尽量出多一点吧……最好射到令他怀孕,那过一阵子便可以玩昂孕妇了!运气好的话也许过几年还有萝莉可以玩阿……」  
矮胖的男人恶魔般的狂笑中,高瘦的男人也跟着笑起来昂则气力尽失地瘫痪在台上。  
而铁鍊的声音又再响起,徐徐把昂吊向上,而令高瘦的男人的肉棒滑出她体外,在昂的私处中,精液和体液从蜜穴里一滴滴地流出来。  
「怎幺样?是不是觉得不够啊?身体又热又痒的感觉让妳很难过吧?」  
媚药的效果不但还没散去反而更加激烈,使得昂无意识的点点头。  
「我们会解决妳的痛苦,不过妳要先说妳是自愿的。」  
听到高瘦的男人这样说,虽然昂的理智告诉她不可以,可是身体里的强烈刺激却淹没了理智的声音。  
「不要挣扎、不要再反抗自己的想法了,妳现在想让自己舒服,不是吗?」  
再加上矮胖男人在一旁劝说,昂的理智溃堤了。  
她不顾羞耻的说:「啊……给我吧!我好痒啊!」  
「妳要什幺啊?」高瘦的男人像猫戏弄老鼠一般,故意装作不知道。  
「求求你!不要再摺磨我了,我……我要人干我,我快受不了。」  
「那妳是自愿成为做一个供人发洩性慾的玩具的喔?」  
「是的,我是自愿做一个供人发洩性慾的玩具。」  
两个男人听到昂这句话一同大笑,接着矮棒的男人打开门说道︰「各位士兵们大家久等了!不用客气,大家一起上!一起享用今晚的女主角吧!」  
矮棒的男人向在场所有士兵宣布。昂仍然被悬吊在半空,下体刚好在腰的高度左右。  
士兵们立时不甘人后地冲上台,像几匹饿了几天的狼般团团围住那刚失身的小羔羊。首先插入她体内的居然是蒂丝公主,至于另外还有一个男人则更急不及待的插入她后面的屁穴内。两个相邻的穴同时被贯入,令进入精神恍惚状态的昂清醒过来,又再开始发出痛苦的悲鸣。两支肉棒相隔一层薄膜在交互刺插,令她简直狂乱起来。  
「呜哇……蒂……蒂丝公主!你怎幺会……」  
看到眼前的是蒂丝公主,昂的神情也慌张了起来,脸上夹杂着苦痛和喜悦两种完全相反的表情。  
在心胸中感到沉重的痛苦,令脑海也睏乱起来。自己不久前还是白纸一样的纯洁,现在却要在数十人环视下被轮姦,真是超乎想像的残酷。  
但另一方面,沉睡在灵魂深处的被虐的愉悦却也在此异常的状况下甦醒,已被完全开发的屁穴在陌生人的侵犯下也产生了歪曲的喜悦,前后两个穴都遭到贯穿,在苦痛之余也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倒错官能感觉。  
「呜呜呜……」  
蒂丝公主的手抓在皮球般的乳房上粗暴地揉着,带来了另一种的痛楚。  
「呀呀……蒂丝公主,蒂丝公主……」  
但痛楚很快便转薄,正在攀登上喜悦的顶点的昂不断地呼叫着蒂丝公主的名字。  
屁眼中的逸物一下激跳,士兵的精液怒射而出,而昂的全身也一起陶醉在高潮的悦乐中。蒂丝公主好像也到了高潮将假阳具拔出坐到一旁休息。  
但是,下一个正在等着的男人却绝不会给她任何歇息机会,肉棒无赦免地深深插入这具像已失去了一切气力般的肉体内。  
疯狂的抽插、然后又在这悲哀性奴昂体内射出洩慾的精液。  
一个接着一个地上,甚至有些人射了精后休息了一会便又再插入另一个穴。  
很快昂已几乎完全昏迷,但此时却有人在她的嫩肉上添加上强力夹子,令她不得不痛醒过来去迎接下一个入侵者,因为大家都认同一个会挣扎、会惨叫的昂玩起来实在比一团死气沉沉的肉团要过瘾得多。  
「啊……喔……喔……我在甚幺地方?我在干着甚幺?好痛……可是却……却又要洩了……」  
昏迷、痛醒、射精、插入、昏迷、痛醒……这些事究竟要重覆到甚幺时候为止?昂的蜜穴内,混和了接近十个男人的精液,屁穴中的精液量也绝不比阴道少。而昂也在不自觉间失禁了,黄色的污水撒满地上。  
疯狂的性宴直延续至东方开始吐出曙光为止。  
会场的中央,只剩一具半死的女体仍在吊在半空,肉体上每一寸都湿濡,而一些分不出是汗水、泪、口水、血、尿、精液还是淫液的液体,仍在一滴一滴地滴落在地上。  
第六天。  
「昂,来一下……」矮胖的男人将昂放下叫他到后花园里。  
「大人,你要用那一处?」  
昂已经彻底变了他已经知道他想做什幺,唯一要问的只是他究竟想自己怎幺侍奉他而已。  
矮胖的男人他将肉棒压到昂的鼻前里说道︰「若漏了一滴出来,便要罚哦!」  
很快的肉棒微微膨胀,昂慌忙张大了口,尽量接下矮胖的男人排出的尿液,然后努力地全部吞下肚子去。  
但量实在太多之下始还是有一点黄色的污水由可怜的樱唇边溢了出来,由颈项一直流下至胸部。  
「又漏了!真是没用的!」  
矮胖的男人把肉棒塞到昂的嘴里,命昂用舌头和嘴把剩下的尿吸乾。  
「下次要小心点哦,明白吗!自己回去吧。」  
然后便离开了。  
就在昂要回地下室时高瘦的男人出现了。  
「大人你好,你要用那一处?」  
「把手伸出来吧。」  
高瘦的男人命昂用手搓揉她的肉棒。  
昂开始用一双柔若无骨的手搓揉着高瘦的男人的肉棒。  
不久,精液激吐而出,昂用双手接下了然后问要怎幺处里。  
高瘦的男人用手指着昂的嘴。  
昂低下头,把手掌中的精液全部全部西晋嘴里正準备吞下去时。  
「啊,不要吞下去!你便一直把精液含在口中等蒂丝公主来吧!」  
夜晚降临。  
「怎样,感觉很好吧?」  
「唔……」  
昂点点头但没有办法回答矮胖男人的问题,因为她的口中还含着高瘦男人的精液。  
「呜呜……」  
昂的胸部被麻绳一上一下地绞着乳房,令一双奶子鼓得更加突出和一片鲜红,深深陷入肉中的麻绳虽然痛苦,但两只手腕被长时间绑在身后,更已经麻木的失去知觉。但最难受的,还是蜜穴正在被蒂丝公主用比昨天更巨大的假阳具抽插着,与昨天不同的是蒂丝公主今天穿带的假阳具似乎只有单一边而已,所以蒂丝公主已经这样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怎样,洩了多少次了?」  
「喔……喔……」昂摇着头出悲哀的呻吟。  
「啊,难道是蒂丝公主作的不好所以没有感觉?好,我先给他一些惩罚吧!」  
高瘦的男人说完,便拿出浣肠器和一个装满水的盆子,以及一根不知道用来作什幺的管子,接着将水用浣肠器灌入蒂丝公主的身体里。  
「啊……啊……」流入身体中的冰冷的水令蒂丝公主全身抖震,发出微微的低吟。  
「呜……」很快一阵异样的声响便由直肠内发出来,蒂丝公主的上脸上冒出冷汗在悲苦地呻吟起来。  
「昂该你了……」  
高瘦的男人将管子的一端插入昂的菊门之中,另一端则插入了蒂丝公主的菊门里。  
「蒂丝公主……要漏就漏出来吧!」  
蒂丝公主笑了笑然后就开始排洩。  
蒂丝公主排洩出呈液状的粪便就沿着管子灌进昂的身体。  
「啊……呀……不要……好难过……」  
昂的张开口大身悲鸣着在他嘴里的精液也开始流了出来。体内的便意更加不断的增幅起来,而且,在薄薄的肉壁的另一边蒂丝公主仍然是持续抽插着,更加深了那禁忌的刺激。  
「不是要你一直含着吗?」高瘦男人笑问着。  
「唔……唔……对不起……」  
「好吧,再给你一次机会。」接着立刻把肉棒塞入她的嘴里。  
「唔……唔……唔呜……」  
昂的舌头努力地在动着,高瘦男人感到十分舒服。  
「蒂丝公主,你差不多都排洩出来了吧,到旁边去,然后插在你菊门的管子接上那个帮浦,接着就开始帮忙把空气打进昂的体内。」  
蒂丝公主照矮胖的男人的吩咐,开始将空气打进昂的身体里,自己则插入了昂的蜜穴。  
「啊……啊……」  
和冰冷的假阳具不同,发烫的肉棒插入蜜穴里,立刻令昂产生强烈的感觉。因为直肠内不断被打入的空气也在压迫着膣腔,令刺激更加倍强烈。  
更加上快要爆发的便意,都令昂的官能感觉提升至最高峰。  
昂一边发出大声的呻吟一边迎向绝顶。  
「啊……啊……洩、洩了……不行……洩、洩了!呀呀……」  
昂大力摇动着腰,沉醉在剧烈的绝顶中持续的叫着,矮胖的男人也在这时在昂的体内射了出来。  
「真是淫乱啊!在浣肠中被侵犯真的让你那幺兴奋吗?」矮胖的男人将肉棒拔出满意的笑着。  
「哎呀!」高瘦男人躺到了昂用手一扯她的乳环,令昂的身体像要跳起来。  
「还有我勒?」  
昂自己站起来,对着高瘦的男人的肉棒一沉而下。  
「呜!呀呀……」  
高瘦的男人大力地抽插起来,才刚刚高潮过的昂那敏感的肉体,又再度开始起了反应。  
「也是时候了吧?」  
这时,矮胖的男人却奸笑着,把手伸向昂的菊门,把管子抽了出来。  
「不!不要……」  
直肠里不再有空气注入,但便意却开始压抑不住了。  
「呜……」  
昂为阻止排出污物而大力地收缩肛门,连带使密穴的肉壁也收缩起来,令到插入她体内高瘦的男人感到更加畅快的快感。  
「啊……啊……」  
但昂终究还是忍不住就这样排洩出来。  
「啊啊,真是过份竟一点羞耻心也没有地随便漏出大便来!」  
「不要哦……不要看……」  
但高瘦的男人却仍像非常享受般,继续强力地抽插起来。  
过激的波浪一浪接一浪地涌上,昂发出野兽般的呻吟,同时持续着配合抽搐着高瘦的男人的插入,纽动着身体,直到两人精疲力尽为止。  
昂已经在也无法自拔永远的陷入到错的漩涡里。  
第七天。  
「这是你的盔甲穿上它吧,我们今天要去晋见陛下。」高瘦的男人叫醒了昂,并将昂的盔甲还给昂。  
昂看了看问到︰「可是没有衬衣更裤子耶……」  
「不要浪费时间了!那种东西根本不需要直接穿上去就好了。」矮胖男人急躁的催促着。  
昂只好就这样让冰冷的盔甲,直接接触肌肤然后跟着两人到了校阅场。  
「昂你来了啊……这是你的座骑你现在马上骑他绕场一圈。」  
就在昂準备上马时,立刻被皇帝製止︰「先别急先座上,我赐给你的马鞍吧。」  
高瘦的男人将马鞍推出来,看起来与一般马鞍并无差异,不过在马鞍的正上方有着两根突出的粗大的木棒。  
昂看到那马鞍已经知道那是要做什幺的了,这六天的调教又出现在她的脑海里。想到自己在一次次被凌辱、虐待,却又不自觉的到达高潮的过程,想起自己早已被开发成性玩具的身体,昂知道自己已经离不开这种日子,也改变不了成为性玩具的命运。  
昂自己走到马鞍上,将两根木棒将它对準自己的蜜穴跟菊眼一口气座了下去。  
「呜……」昂的脸上出现了痛苦却又似乎相当满足的表情。  
接着高瘦和矮胖的男人将昂跟马鞍一起吊起来然后放到马背上。  
皇帝点点头︰「昂……你现在可以开始了」  
昂听到这句话就踢了一下马腹开始前进。  
马行进时的每一下震动都让插在昂体内的木棒也跟着一起震动带给昂强大的刺激,但昂却越骑越快,因为对现在的昂来说只有追求更强烈的快感这个念头……  
骑玩一圈后昂回到了皇帝面前。  
昂流出的淫水已经完全沾湿了整个马鞍,却还像是不够似的对皇帝娇声的说︰「啊……皇帝陛下,我……我还可以……在多骑几圈吗?我还要更大的快感……」  
皇帝大笑︰「以后有的是机会,先下来吧。」  
昂就这样被放了下来,接着在被带到皇帝面前。  
矮胖男人拿出预先準备的颈圈与鍊子交给皇帝,皇帝说道︰「还记得这些东西吧!它们可是妳以后的身份像徵喔!」  
昂看着皇帝手上的颈圈与鍊子。  
「请主人为我戴上奴隶的项圈。」彷彿已下定了决心,昂摆出像狗一样的姿势。  
「真是太好了,你们干的不错!!」皇帝一面夸奖两人,一面把狗环套在昂的身上。  
皇帝未了把昂仅存的道德感与自尊给摧毁,要她彻底的接受自己是个奴隶的事实,是自己的宠物。  
他命令昂全身赤裸的住进狗笼里,用狗鍊锁住限製她的行动。  
每天晚上还用绳索跟鞭子调教她,让她不断贪婪的追求被虐待的快感而越陷越深,为了要达到身体的高潮,只好服从皇帝,甚至找他以前的下属或曾经被昂打败的人来轮姦她,直到她仅存的自尊被完全击溃。  
又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调教,昂已经完成的屈服,她的价值观与思想被皇帝完全改变,已经彻底接受了奴隶的身份。只要是皇帝的命令,她都会完全服从。甚至还会自己想办法去取悦皇帝。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  
「昂,今天是的的奴隶宣示日。」  
「是的,皇帝陛下。」昂听到皇帝这幺说时非但不再感到屈辱反而感到十分兴奋。  
「我现在要在你屁股上印上性奴隶骑士昂的字样,以后这就是你的新称号了。」  
「是的,皇帝陛下!」昂并没有一丝的害怕,相反的还似乎觉得相当光荣。  
昂趴在地上,皇帝拿着被烧的通红的烙铁,慢慢的在她身上完成最后的烙印……  
「啊……」昂在烙铁高温的刺激下大叫了,但接下来的身阴听起来却是像高潮后的娇喘……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直属我的奴隶骑士,除了要满足我外还要为我去抓更多性奴隶,我现在命令你立刻去把邻国的女祭司长给我抓过来。」  
「是的……皇帝陛下。」昂勉强的爬起身走出门外开始执行的的任务……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青青草国拍自产免费,19偷偷鲁青春草原视频,2019国拍自产在线综合,国语自产一区视频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