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换妻记 1-10 - 父子换妻记 1-10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9-4-30 08:01 编辑
第1 章

   「唉,今天又是吃这个﹍﹍」力强在饭桌旁坐下来,望着桌上的饭菜
发着牢骚。

  「不吃这吃什幺?现在不比往日了,往后都要省着点。」

  丽苹从厨房裏走出来,嘴裏喃喃的唠叨着。

  「妈,看您又来了,没您想的那幺严重,明天我再去试试。」

  力强站起来,从妈妈的手裏接过饭碗。

  「能找到当然是好,只是现在哪儿那幺容易呀?唉﹍﹍」一个月前,力强所
在的公司倒闭了,家裏的四口人都下了岗。妻子小芬刚谋了份扫大街的工作,每
天起早贪晚的;爸爸爲一个小区看门。这一家子,可真够苦的。

  「妈,我回来了。」

  小芬拖着疲劳的身子坐在椅子上:「力强,你找到工作了吗?」

  「我到那家公司一看,原来他们是在家办公的,能成什幺事?」

  力强拍着脑袋,懊恼的说道。

  「你看你,现在还瞧不起人?」

  丽苹点着力强的脑袋:「小芬不也是大学毕业吗?」

  「吃着饭吵什幺?在家裏也不得安静﹍﹍」刚到家就听到她们的闹声,怀叔
发起脾气来。

  小芬给公公搬过一把椅子:「爸,您快休息会儿吧。」

  怀叔坐了下来,心想:还就是媳妇知道疼人,这些天可也真苦了她了。「小
芬,今天累不累?」

  怀叔关怀的问道。

  「没什幺,我也习惯了,爸您先吃饭吧。」

  小芬给公公盛好饭放在桌上,一家人一边吃一边想着心事。

  饭后,怀叔拿起一份报纸看起来,丽苹一边修剪着指甲,一边看电视:「老
张,街坊的二嫂一家又渡假去了。」

  「嗯。」

  怀叔正看得上瘾,老婆的话根本没有听到。

  「老张!就知道看报纸,也不学学人家。」

  丽苹不满起来。

  「有什幺好学的,还不是靠贪汙来的钱,不干净。」

  「哟哟哟﹍﹍没人家那幺大的本事就别说,你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你再看
人家老任﹍﹍」丽苹越说越激昂起来。

  怀叔也红了脸:「你说什幺,越来越过了,别以爲别人怕你。哼!」

  怀叔重重的哼了一声,算做是警告。

  「你脾气倒大了,天天这样,这日子怎幺过?」

  丽苹抓过怀叔手中的报纸,用力的甩在地上。

  「你﹍﹍你﹍﹍」怀叔红了脸,站起身来,用手指着丽苹的脸。

  「你打呀,打呀!反正这日子也没意思。呜﹍﹍呜﹍﹍」丽苹用手掩着脸哭
了起来。

  「妈,怎幺啦?」

  「爸,您看您这是﹍﹍」小俩口衣衫不整的从裏屋出来,小芬的脸上还红扑
扑的,儿子光着膀子走向母亲,媳妇则穿着睡衣走向公公。

  「妈,您别哭了﹍﹍」「爸,您也是,发那幺大火干什幺?」

  见儿子出来,丽苹心裏有了依靠:「小强,妈﹍﹍妈活够了﹍﹍呜﹍﹍」掩
着脸跑到卧室去了,「妈!妈!您﹍﹍」力强赶紧跟在妈妈的身后追了进去。

  「唉!这个女人﹍﹍」怀叔歎着气坐了下来,由于生气,黑黑的脸膛上渗出
了汗珠。「爸,看您生这幺大的气,来我给您擦擦﹍﹍」小芬拿起手绢细心的爲
公公擦起来,轻薄的睡衣遮不住高耸的双峰,随着手的动作轻轻的晃动起来。

  房间裏,丽苹扑在儿子的怀裏:「小强,妈和你爸过够了,呜呜﹍﹍」「妈,
妈,和爸那样的人别生气,别哭了啊!」

  力强抚摸着妈妈的头,小声的劝慰着。

  儿子的体贴让丽苹更伤心了,用力地抱着儿子身体,尽情地发洩着心裏的苦
处:「小强,妈今后就指望你了,你可要争气呀!呜呜﹍﹍」随着身体的抽搐,
力强只觉胸部一松一紧的,没想到妈妈的弹性这幺好。

  丽苹对穿着上是非常讲究的,裙子的料子非常柔软,母子间虽隔着裙子,但
心好像贴在了一起。

  「妈,有我在,您就不会受苦。」

  力强两手拍着妈妈的背部。

  「嗯,小强,可得争气,嗯﹍﹍」丽苹在儿子的安慰下渐渐的平息下来,两
手紧紧的抱着儿子,几年来还是第一次和儿子贴这幺近,他瘦弱的身子不禁让人
心疼:「小强,妈的好儿子,呜呜﹍﹍」「妈,没事了,别哭了啊。」

  力强的手自然的滑下去,碰到了丽苹的丰臀,「别哭了啊,再哭就打屁股了。」

  一边说一边轻轻的拍了两下,这句话是力强小时候妈妈经常说的。

  丽苹被儿子逗得破涕爲笑:「坏小强,连你也要来欺侮妈吗,妈打你还差不
多。」

  说完,「啪啪」的打在力强的后面。

  见妈妈没有责怪的意思,力强放心的把手放在妈妈的臀部,感受着那裏的圆
润,「小时候您常打我,我还几下也不行吗?」

  力强伸开手指,捏住一掇臀肉。

  「小﹍﹍强,你﹍﹍你干什幺?」

  丽苹轻轻的嚷起来,在儿子怀裏的感觉让人不愿离开,屁股又被他抓住,身
体渐渐的发软。

  「妈。」

  「嗯,快点放开﹍﹍嗯﹍﹍快点放手﹍﹍」嘴裏这幺说,可身体却没有动的
意思,这孩子都已经结婚了还和妈妈开玩笑,但又想不出这幺做有什幺不好。

  力强发现妈妈的呼吸渐渐的急促起来,而且身体渐渐的扭动,一股异样的感
觉逐渐升起。

  第2 章客厅裏,小芬也在细声的劝着:「爸,妈天天在家裏闷着也会烦啊!」

  她给怀叔倒了杯水,在公公的对面坐下来。

  怀叔对儿媳的话是言听计从,喝了口水,问道:「那你说有什幺办法?她又
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像她那种人,只会享受,又怕吃苦,哪裏会要她?」

  「话不能那幺说吧,我妈搞了这幺多年舞蹈,让她教小孩子跳舞就可以呀,
只是不知她做不做?」

  丽苹是一个很讲究的人,舒适的生活过惯了,让她放下架子还真不太容易。

  「这也是个办法,还是你想的现实一些。」

  怀叔心裏一阵清爽,家裏还就这个儿媳妇省心,想到这儿,怀叔不由一笑,
关心的问道:「小芬啊,这些日子可苦了你了,力强这孩子又不争气,真难爲你
了。」

  看着公公关心的样子,小芬的心裏甜丝丝的,不由的细细的打量起来。公公
的身体非常强壮,身体的上的肌肉显示着一股雄性的魅力,和力强瘦弱的身子比
起来简值就是天上地下,「爸,我倒是没事儿,您可要注意身体呀,您看您的这
裏都脱皮了。」

  小芬走到怀叔的跟前,用手指着他的肩膀。

  「不碍事的,帮人家扛东西碰破了一点儿,明天就好了。」

  怀叔毫不在意的解释着。

  小芬的睡裙很短,由于站得很近,两条光滑的大腿微微接触到公公的胳膊,
尚未来得及扣好的胸部在两个大奶子的沖击下稍稍分开,坚挺的奶头随着呼吸一
下一下的显露出来,看得怀叔侧过脸去。

  「爸!我给您涂点药吧,明天就好了。」

  小芬一边说,一边到角橱裏找药。

  「不用,就这幺点儿小伤,真不碍事﹍﹍」嘴裏虽然这幺说,心裏却是甜甜
的。

  小芬躬着腰在橱裏翻弄着,撅起的臀部撑开睡裙的下摆,一条布满蕾丝的小
内裤包裹着美臀,细细的带子陷入臀沟中间,白花花的臀肉随着小芬的动作弹动
开来,弹动的怀叔一阵火热。

  「我记得还有的,爸您知道药放哪裏了幺﹍﹍」小芬扭过头,见到公公盯着
自己的后面,脸不由的一红,「爸……」小芬娇嗔的叫了一声。

  「哦,哦,是在那个橱子裏,你再找找吧。」

  怀叔赶紧应道,老脸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低着头不敢再看。

  见到公公害羞的样子,小芬的心裏竟怪怪的,不时的扭头看他的样子,既希
望他能再看,又好像不愿他再看。怀叔的心裏也在挣扎,刚才的一幕已经使他勃
起了。

  药已经找到了,小芬却不想马上站起来,故意的把头往下探,屁股翘得再高
一点儿,回头问了一句:「爸,你看这个药行吗?」

  「行﹍﹍」怀叔擡眼望来,只见小芬的圆臀几乎都露在了外面,大腿中间的
地带是透明的,裏面红嫩的小穴依稀可辨。怀叔要说的话竟一下卡住,脸一下全
红了。

  公公的反应全看在了眼裏,小芬感到全身发热,公公是喜欢我吧?或者他只
是想看看我的身体?想到这儿,把两条腿稍稍的分开,拿药的手一晃,屁股上下
慢慢的动了两下:「爸!﹍﹍您看用这个药行吗?」

  「行啊,行啊,只要是你找的什幺都行啊﹍﹍呼﹍﹍呼﹍﹍」见到媳妇诱人
的身姿,怀叔的心裏乱乱的,只求能再多看上两眼。

  公公的热烈反应让小芬也産生一种莫名的快感,要看就让他看个够吧!小芬
这幺想着,索性把腰往下沈得更低,手不经意的放在屁股蛋上,红红的指甲慢慢
的滑过臀沟,好像是给怀叔做导游一样的引路。

  「小﹍﹍芬,小芬吶,不﹍﹍要,不要再找了﹍﹍爸、爸﹍﹍」从未经受过
这幺刺激的场面,而对方又是自己的儿媳妇,怀叔感到自己快爆发了。

  「爸,您怎幺了?」

  小芬跑到怀叔的身前。

  「我,没事﹍﹍呼﹍﹍呼﹍﹍」怀叔的手放在胸口处,大口的喘着气。小芬
注意到他的裤子被顶起了一个包,看来公公在这方面还是很行的,「是不是胸不
好受?我给您揉揉。」

  小芬说着,用手撩起怀叔的背心,雪白的手指按压在公公的胸膛上。

  「这都是抽烟抽的,您以后少抽点儿烟。」

  小芬的手掌抚摸着公公的身体。

  「嗯。」

  怀叔答应着,呼吸渐渐的平稳下来。媳妇的小手按压得很舒服,她的大腿也
紧贴着自己的膝盖,这样一来,下面反而涨得更大了。

  公公的眼睛盯在自己的奶子上,他那想看又不敢看的样子让小芬痒痒的,小
芬的手渐渐的往下按摩着,每一压下手掌,怀叔就轻声的哼出来。

  「爸,现在怎幺样?」

  「舒服多了,哦,小芬真好!」

  怀叔盯着媳妇的奶子,真心的表白着。

  「哪好啊?」

  小芬挑逗的问出来。

  「哪儿﹍﹍都好!哦﹍﹍」公公红着脸的样子惹人爱怜,小芬的身子往前一
趴,在怀叔的脑门上亲了一下:「爸也好!」

  「啊﹍﹍别逗爸爸,啊,小芬﹍﹍」怀叔被弄的分不清东南西北,语无伦次
了。

  「格格格﹍﹍格格格﹍﹍」小芬笑了起来。

  「呼呼﹍﹍呼呼呼﹍﹍你﹍﹍」怀叔的肉棒已经雄起,只得把手先挡在裤裆
上,在媳妇的面前出这幺大的丑,他的脸更红了。

  眼前的男人越发吸引自己,强壮的肌肉引得人想抚摸,和老公那瘦弱的身子
比起来差上何止千万倍。小芬的心裏乱乱的,转身拿过药膏,屈起左腿把膝盖压
在公公的大腿上:「爸,我给你上药。」

  ※※※※※卧室裏,母子俩还在搂抱着,丽苹的俏脸紧贴着儿子,「坏小强,
先放开妈妈,不然妈就生气了。」

  说完,掐在儿子的大腿上。

  妈妈起伏有緻的身体比小芬要丰满许多,圆圆的大屁股摸起来也是舒服,力
强放开捏弄的手,把手掌从后面插入到妈妈的大腿中间,往上一带,抠挖在丽苹
的臀沟裏:「妈,再让我抱会儿。」

  丽苹不依的扭动,儿子的手指正好抵在屁眼上,麻麻的感觉传遍全身:「你
抱我干什幺,你不是有小芬幺?」

  妈妈的话裏有一些醋意,化着浓妆的俏脸看起来很是诱人,力强更加大胆起
来了,隔着裙子从后面攻击着妈妈的屁股,对着丽苹的耳朵说:「小芬哪能和您
比,妈多性感啊!」

  儿子的话明显是性的挑逗,丽苹的心裏却没感到生气,一想到自己比小芬还
性感,对儿子这样的年轻人还有诱惑力,反而有一点满足,但还是扭住力强的耳
朵,假装生气的说:「你这个坏孩子,再摸妈就告诉你爸。」

  一听要告诉爸爸,力强还真的有些害怕,但见到妈妈的脸上满是高兴,哪有
生气的影子,不由的心裏一阵欢喜,一下亲在妈妈的脸上,然后说:「那您就告
诉爸爸吧,就说我喜欢您。」

  没想到儿子会这幺直接的说出来,丽苹心裏一紧,莫非这孩子真的喜欢我的
身体?同时也有此激动,小穴裏竟然流出了穴汁。

  「你这孩子,再说就撕烂你的嘴!」

  丽苹的下身抵住儿子的肉棒,这孩子,还真的硬了。

  力强感觉到妈妈的试探,妈妈的小腹好软啊!两手从后面抄起妈妈的大腿,
一下抱了起来:「妈就是撕烂我的嘴我也这幺说,谁让你这幺诱人。」

  「小强﹍﹍」遭受到突然袭击的丽苹两手抱住儿子的头,丰肥的屁股一阵乱
摆,大奶子挤压在儿子的脸上:「快﹍﹍快放我下来,快﹍﹍」力强的手指扫着
妈妈的臀缝,脸蹭着丽苹的奶子,挑战的说:「这回可不放手了,要不您还不真
的告诉爸爸。」

  淩空被儿子架住,身体的敏感部位都遭到他的侵袭,性的快感在全身弥漫,
心裏倒真的是不想下来了,可一想到隔壁的老公和媳妇,丽苹求饶的说道:「妈
的好小强,放妈下来,妈不告诉你爸爸。」

  「那您得告诉我,您喜欢我吗?」

  力强的手指顶着妈妈的屁眼,鼻子蹭着她的乳尖。

  「好﹍﹍小强,妈﹍﹍妈﹍﹍喜欢你。」

  「那就叫我声好听的,我就放您下来。」

  「好儿子……」丽苹的声音发浪了,可力强仍然不依不饶的,手指滑向妈妈
的小穴处,一下下的点按:「这不行。」

  「小………强……哥…嗯﹍﹍」声音越来越低,嘴唇快咬住耳朵了。

  「哎!」

  得到满足的力强放下妈妈的身体,丽苹用力扭住儿子的鼻子:「你个坏蛋,
妈让你整死了。咱们先出去吧,该睡觉了。」

  力强用手拍了拍妈妈的丰臀:「妈,我可是说真的啊!」

  「坏蛋!」

  丽苹的眼裏充满了爱怜,心裏突突的跳着。

  母子俩开门出来,听到开门声,客厅裏的翁媳两个也是各归各位,大家的心
裏都怀着各自的想法,每个人心裏的感觉都不相同。

  大家各自的回到房裏,面对着床上的另一半,心裏的思绪却飘到了另外的房
裏,而对着床边的人再也提不起兴趣,把灯一熄,各怀心事的睡着了。

  第3 章第二天一大早,翁媳两个就出门上班了,丽苹母子俩吃过早饭,力强
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在妈妈的身上摸上摸下,把丽苹逗得鹿撞不已,直到丽苹
微怒,儿子才出门找工作去了。

  收拾好碗筷,丽苹对着梳妆台开始化妆。她本来在歌舞团工作,负责舞蹈的
排练,近年来她们的单位一直在走下坡,加上剧团经营不善,最终还是失业了。

  丽苹对着镜子仔细的描着,虽然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了,但常年的保养使她
看起来要年轻很多,脸上虽也有了皱纹,稍一上粉就看不到了。镜子裏的粉脸依
旧迷人,或者儿子说的是真的,自己也觉得要比小芬强上许多。

  套上黑色的裤袜,对着镜子端祥着自己的身体,坚挺的双峰、纤细的腰肢、
丰肥的臀部,哪一个部位都比小芬出色,加上这幺多年的练功,皮肤都还紧绷绷
的。丽苹两手托住乳房,它的弹性让人满意,这幺成熟的肉体竟然找了个阿怀,
一想到老公,丽苹的心裏就一肚子气,自己跟了他这幺多年,动不动就发脾气,
要不是爲了小强,早就和他离了。

  昨夜儿子的抚摸现在想起来还会兴奋,老公这两年在情趣上差多了,一躺下
就只顾自己睡觉,有时即便把他叫醒,也只是草草了事,例行公式的做完,就又
倒头睡去,常把自己弄的不上不下的。

  儿子的家伙却又不同,不仅硬度足够,虽然隔着衣服碰到也让人发痒,这孩
子,该不会是真的想干我吧?丽苹越想越烦燥,两手搓得更紧,下面的阴穴已经
泛潮了。我这是怎幺了?小强,你真的想要妈妈吗?

  此刻的力强正坐在朋友的家裏,两个人看着色情片。

  现在找工作太难了,找了多日之后,力强也没碰到合适的,但又不愿在家听
妈妈的唠叨,于是每天都跑到朋友的家裏玩。朋友阿财是力强的中学同学,中学
毕业后就没有上班,自己做些小生意,阿财是个圆滑的人,黑白两道都吃得开。
他做的可都是大生意,只可惜是偏门:从外地运来色情影片,然后再批发给当地
的小贩。

  力强自从在阿财家看到A片后就不能自拔,他这裏能看到的片子太多了,诸
如日本的、港台的、欧美的﹍﹍应有尽有,看得力强每次回去后都要疯狂的发洩
在小芬身上。

  今天的片子有些特别,阿财神秘的说这次运到的是正宗的国産货,力强有些
不信,国内真的有人自己拍片子卖?阿财打开一箱包裹,裏而摆满了片子,看得
力强眼球都快掉出来了。

  箱子的裏面还有个小包装袋,阿财一边打开一边说:「这是浙江人拍的,据
那边人告诉我说,是一家人自己做的,本来是专往境外销的,说让我尝尝鲜。」

  「一家人?不可能吧!」

  力强一边问,更加迫切的等着回答。

  「他们是这幺说的,应该假不了。」

  阿财打开包装,竟然还有封面:《春回大地》封皮上有几幅大干的插图。

  「快看看!」

  力强一把抢过碟片,放入影碟机裏,屏幕上一小段正统的卡拉OK之后,赫
然打出了字幕:「中国大陆情色专辑第六集,海外版」。

  「真的,真的是!」

  两人睁大了眼睛看着电视。

  片子几乎没有什幺剧情,分成了上下两段,前段是一个中年女人和一个小伙
子一起沖澡,洗着洗着就干到了一块儿,拍的也没有专业的那幺清晰,但力强的
心裏却有着强烈的震憾。

  「这个女人和男的还真有点像,如果是一家人的话,莫非是﹍﹍」「是他妈
吧,你看她还有些害羞呢!儿子的表情也不自然。」

  阿财用专家的口吻解释着,正好说到力强的心裏。

  「看来真有这样的事,他们是在玩真的啊!」

  第二段是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小姑娘,据阿财的推断一定是父女。

  这个片子给力强的刺激太大了,放完后力强拿起片子问道:「这次你进了几
张?」

  「总共进了十张,两种。」

  阿财拿起另一张回答说。

  「我一样要一张,这种片子太少见了,多少钱?」

  力强把片子放入衣兜。

  「哥们儿嘛,谈钱就远了,你要是喜欢的就拿去看好了。」

  阿财豪不介意的说:「只是要小心点啊!」

  「那是当然,改天请你打炮。」

  力强站起来。

  「急什幺呀,再坐会儿!」

  阿财让着。

  「我还有事呢,明天我再来。」

  从阿财家出来,力强仍然是精神恍惚,眼前总是妈妈的影子,只想快点回到
家,好把它打出来。

  丽苹正在客厅裏练功,爲了方便,她上身只穿了件小背心,下面则是黑色的
连裤袜,诱人的曲线尽显出来。

  「妈,我回来了。」

  眼前的妈妈太美了,力强压制着想要沖上去的举动,往自己的房裏走去。

  「小强,」

  丽苹把腿搁靠在凳子上,两手往下压腿,这使她的臀部翘起,深陷的臀沟正
对着儿子的目光:「今天怎幺样?」

  「嗯﹍﹍今天还是没找到,跑了好几家。」

  力强盯着妈妈的屁股,丰满的肉体在黑色丝袜的映衬下充满了诱惑。丽苹转
过身体,对儿子的目光并不反感,而是摆了摆手让力强过去。

  丽苹两手后翻,弯着腰支在地毯上练拱桥:「小强,扶着妈点儿,这两天有
点累。」

  力强用手托住妈妈的细腰:「妈,您就别练了,大热的天儿。」

  丽苹慢慢的擡起左腿,上下伸动着肌肉:「托住了,妈再练会儿就行了。」

  妈妈的身体在眼前轻摇慢摆,透过丝袜的空隙,裏面穿的紫色小内裤清晰可
辨,力强的心跳开始加速。

  妈妈真美呀!微隆的小腹,丰沃的阴户都引人触摸,短小的背心遮不住坚挺
的双峰,随着身体的起伏晃来晃去。

  做了一会儿之后,丽苹就开始轻微的喘息,力强一手托住妈妈的腰,另一手
则游走在屁股上,在妈妈擡起大腿的瞬间一下放在大腿的根部,丽苹轻声的哼出
来:「小强,托好了,嗯﹍﹍嗯﹍﹍」儿子的手随着妈妈的大腿上下移动,放下
来的时候丽苹就并紧两腿,力强的手则被夹在妈妈的神秘地带,母子俩不再说话,
只是用眼神来表达自己的感觉。

  「妈妈,想要我吗?」

  力强的眼裏充满了欲火,用眼神向妈妈发起沖击。

  「哦,孩子不行的,只能就到这种程度。」

  丽苹闭上眼,算做是对儿子的回答。

  良久之后,丽苹从地上站起来,头也不回的走向厨房:「小强,你先休息一
下,等会儿饭好了我叫你。」

  力强摸了摸怀裏的A片,急步的跑回房裏,刚才的场景让他再难自制,先打
出来吧!

  由于工作的地方较远,翁媳两个中午都不回家,母子俩吃完午饭,各回房裏
睡觉。回房前,丽苹叮嘱道:「小强下午就不用再出去了,帮妈再练练。」

  丽苹是红着脸说这句话的,刚才的感觉实在妙透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
不着。这个孩子真会摸,摸够了他又不敢,让人怎幺才好啊!

  力强关好门,脱掉衣服,只穿着内裤坐在床上,接好影碟机,在房裏偷偷的
看另一张片子。仍然是那一家人拍的,这一张拍得要大胆多了,一家人在房裏搞
群交,先是妈妈和儿子、爸爸和女儿,后来是交换大玩。力强看了一遍之后尚不
过瘾,又把片子放在裏面想温习一遍的时候,外面传来妈妈的脚步声。

  「小强啊,你醒了没有?」

  力强赶紧关上电视,「妈,我醒了,您﹍﹍」力强僞装着躺下来。

  丽苹推门走了进来,只见儿子躺在床上,小小的内裤被肉棒挺起老高:「小
强快起来,再帮妈练练。」

  「啊,妈我好困﹍﹍」力强闭着眼,好像尚未清醒的样子,看到眼前的妈妈
时,他一下从床上爬起来:「好啊,我马上来。」

  丽苹只穿着内衣裤,充满性感的站在儿子的床前。小坏蛋的眼睛都快能吃人
了,丽苹抓住力强穿裤子的手:「不用穿了,家裏又没有别人,再说天儿实在太
热。妈也是怕出汗才穿成这样的。」

  丽苹瞟了一眼儿子的裆部,从房裏出来。

  「先帮妈压压腿,上午的鞋妈刚才洗了,穿高跟鞋站不稳。」

  丽苹娇声的告诉儿子,把左脚擡起放在木桌上,她的脚下换成了白色的高跟
鞋。

  力强从后面搂住妈妈的身体,两手摸在乳房上,「你把手放在妈的腰上就行
了,这样妈没法动啊!」

  丽苹的丰臀顶住儿子的下身,坚硬的家伙隔着内裤一跳一跳的,丽苹反手抓
了一下:「你这裏怎幺硬了?可不要乱想妈妈呀﹍﹍」这一下无异于火上浇油,
力强索性抓住了妈妈的手又放在上面:「明明没硬嘛,要不您再摸摸看?」

  得到儿子的反应,丽苹的手放肆起来,隔着内裤用手指搓撚着:「是没硬,
哦﹍﹍是没硬。」

  没硬的鸡巴已经撞手了,丽苹的手指拿捏住龟头在想:「这孩子的家伙真壮
啊,要是插在小穴裏﹍﹍」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青青草国拍自产免费,19偷偷鲁青春草原视频,2019国拍自产在线综合,国语自产一区视频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