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道具(二) - 恶魔的道具(二)

听到老师的求救,同学们先是呆了一下,前头的人立刻就冲上前抓住老师的身体,不过一点用处也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老师的臀部完全陷入林琦涵扩张至超越人类极限的阴道

「欢迎光临my缝,啊!不是我的。」我大笑。
哭喊。

「啊啊,真拿你没办法呢,我就帮个忙吧,这样下去,你不是大腿断,就是脊椎断。」说完,我一只手抓住老师的肩膀。

突然,数学老师的腰和腿像是橡胶玩具似地弯成了不可思议的角度,被吸入的速度也因此加快不少。

「这样就不用担心骨折的问题了,不用谢了。」我摆出一副「我人真好」的表情。

「妳……」老师似乎想指责我什幺,不过一时间却什幺也没想到。

「好啦,该决定下一位是谁了。」我丢下除了胸部以上还在外头的数学老师,转过头问。

看得出来经过刚才的状况,已经没人敢出来和林琦涵做爱了,但在道具的效果下也没有人能够退出,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沈默了一阵,站在最前面的人发着抖说:「接着换我了……」

「不错不错,真是勇敢!」丢了一句不带敬意的称讚,我将目光移回因改造而从扩张获得无法想像快感的林琦涵。

将数学老师完全吞入的肚子高高隆起,随着老师的动作变成各种不规则的形状,呈现出诡异的美感,不过完成壮举的两人都是无法发表感言的状态。

忽然,林琦涵出现了异变,肚皮变形的幅度大增,方式也和刚才大不相同,逐渐将老师给推了出来。

几次巨大的收缩后,数学老师的头部已经被推出部份,但是出现在大家眼前的却不是老师微秃的头顶,而是一头乌黑的秀髮。

随着老师慢慢被挤出林琦涵体外,同学们的表情也转为惊讶,从林琦涵身体出来的人有着及肩的柔顺黑髮,大约二十五岁上下的姣好面容还未从惊恐中恢复,在性感的锁骨下方是两座高耸的雪白山峰,峰顶还各自带着一点樱色,越过双峰后,身形大幅收缩后,又随即扩张,形成凹凸有秩的身材,再往下,一双纤细却不失圆润的美腿亦同样令人惊豔。

但这样完美的女体上,却不只有象徵女性身份的溪谷,一根肉棒软软地趴在溪谷上方。

「朱老师,妳觉得怎样啊?」我蹲下,将手指插入她新生的蜜穴里问。

「呀啊!怎幺回事~~~我变、变成女的了?」她娇喘着问。

「不对,是扶他,而且还是淫蕩的扶他。」话还没说完,我伸进她体内的手指突然变成了触手。

「啊~~~扶他是什幺意~~~喔~~~喔~~~不、不要~~~啊~~~别这样玩~~~喔~~~啊~~~」

「妳很快就会知道了。」说完,我擡起头催促:「你们快点啊,不是要帮林琦涵?」

我的话又加强的道具的效果,第二个人带着複杂的表情把肉棒捅进林琦涵体内。

「啊~~~啊~~~好爽~~~喔~~~干死妳~~~啊~~~喔~~~这太棒了~~~啊~~~啊~~~喔~~~」「没、没想到~~~被插竟然~~~喔~~~喔~~~好舒服~~~啊~~~小、小穴里面~~~喔~~~喔~~~」「呀~~~两边一起~~~啊~~~啊~~~搞不清楚了~~~啊~~~男的和女的感、感觉~~~都混在~~~喔~~~啊~~~啊~~~」……

一个多小时后,班上的男性都已经被变成同时拥有男、女两性性器官的女子,而且因为身体的敏感度被大幅提昇,再加上我的推波助燃,全员都进入发情的状态。

这种情况下,原先只是在一旁观看的女同学自然也不可能再置身事外,有的被性转换后的男同学拖下水,有的则是被我放出的触手强行插入,一下子就全部被强迫加入战局。

更夸张的是,不只班上同学被拉进这场混战,就连一只不小心路过流浪狗都被我们抓了进来,经过林琦涵子宫的改造,变成了有着两排乳房的美少女,提供大家不少特殊的玩法。

就像这样,一伙人不停地进行淫乱的性爱活动,直到体力方面没有特别加强过的同学们一一累瘫在满是淫液的地板上,我才把林琦涵的身体又改造回原本的样子。

看着满地瘫软的同学,我叹了口气,又玩过头了呢。

接下来,我趁着大家的意识都还没恢复,一个一个用「变形的蠕虫」将其变回原先的身体,期间当然不是没有其他班级的人进来,不过在「勤劳的员工」的作用下,他们也只会在林琦涵体内射入精液,并判定地上这些人和他做了一样义举。

终于将所有人变回原状时,已经快中午了,稍微在脑中排演了一下计画,我决定先不管这些人的记忆,只带了取下牌子的林琦涵回到我住的地方。

回到房间,我让原房东小姐用舌头稍微招待一下林琦涵,自己则是买下了「记忆的钥匙」。

从小恶魔手中拿了道具后,我立刻用「记忆的钥匙」指着林琦涵额头,轻轻一转,我眼前就产生七彩的漩涡将我吞噬进去。

再次睁开眼睛,我已经飘浮在一个奇异的黑色空间里,下方不远处有一条银白色、像是河川一般的细长物体,当然,所谓的细长是指形状,这玩意的宽度大概和我双手张开差不多。

注视着这东西的表面,我所见的景象逐渐转变学校热闹的操场,这是几个月前运动会的时候,看来还要往后找。

顺着流动的方向,记忆也逐渐接近现在,终于,在快要到达末端时,我看到了全身赤裸的黄梓芸正用下贱的姿态恳求另一个貌美少女。

找到目标后,我採用了最强硬的修改方式,直接弄断了眼前代表记忆长河的物体,消除了今天整天的记忆。

再次转动钥匙,相似的漩涡将我带出了林琦涵的记忆世界,而或许是因为记忆被干扰的缘故,林琦涵整个人倒在我的床上,一动也不动。

见状,我又将林琦涵带到学校保健室丢着,也顺道尝试用「上帝的骰子」去除其他人这几天来的记忆。

投出后,有着六分之一机会的骰子在地面转了几圈,出乎意料地,停在能够实现愿望的一面,还真没想到第二天就成功了呢。

隔天,既然那些麻烦的事情都被忘了的话,我就久违地用原来的样子去上个课好了。

悠闲地度过了早上的四堂课,虽然真要说的话班上的气氛其实蛮奇妙的,看来光是消除记忆,潜意识还是会残留下些东西。

而处在事件中心的林琦涵和黄梓芸则是都没来上课,林琦涵原因不清楚,大概也是潜意识作祟,黄梓芸则十之八九是又跑到美术教室去了吧,绕过去一下好了,反正午休也没事。

正要走下楼梯时,我听到远方传来一阵骚动,望过去似乎是有个女的从校门进来了。

能引起这样的骚动应该很正吧,要不要过去看呢?对了,刚好有个我能连接感觉的人在那附近搬团膳。

连上那人的感觉,我藉他的目光看了过去,喔喔!的确是个大正妹呢,要说美貌的程度是和林琦涵差不多,不过却是另一种感觉较为冷淡的类型。

那个女孩子才走进学校没几步就停下了脚步,神情严肃地仔细观察四周,像是在早些什幺似的,就在这个时候,视野中出现一个熟悉的脸孔,亚莹走了过去,像是在询问那女的需不需要帮助,嘛,以她的个性的确有可能做这种事。

真是难得温馨的画面啊,就当我这样想的时侯,那个女孩突然大幅度转头,而她看的方向……正直直地指向我的所在地。

我的脑中忽然闪过「猎手」一词,而就像是要证实我的直觉,那女孩的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把西洋式的长剑,并以惊人的速度朝我的方向冲了过来。

该死!解除了感觉的联繫,我立刻往教室内冲,从窗户跳下去应该能争取一点时间才是……

「去死!」我还没做出任何动作,就看到猎手轻鬆地跳上走廊围墙,一剑朝我劈下。

慌乱之间,我勉强将自己的手臂硬化,奋力一挡。

一交锋,虽然击偏了她的攻击,但我的右前臂也乾净俐落地断成两截,利用这空隙,我侧身跃进了教室里,同时拿出「不公正的法官」狂敲。

「你们犯下了『见死不救』这条罪状,判决你们必须为了保护其生命安全而不顾自己的生命。」低沈的声音接连响起。

此时猎手稳住身形,如闪电一般冲了过来,让临时组成的部队连反应都来不及反应。

不过就在剑尖即将刺在我身上的时候,猎手的速度突然大减,刚才断掉的前臂抓住了猎手的脚踝,断面紧紧地黏在地板上。

这一阻扰,被道具影响的同学一拥而上,将猎手团团包围,而我则是抓紧这机会从窗户跳下,朝校园外逃去。

猎手终究是天使这一边的人马,应该是不能杀伤一般人才对,当然,我不会天真到认为这样就能挡住猎手,但拖个几十秒还是可以的吧。

小恶魔说过这些道具对猎手没有直接的效用,不过从刚才的接触来看应该还有间接的功效,所以说……

「碰!」身后传来一声巨响,我的教室开了一个大洞,一个人影从洞里弹出,瞬间落在我背后不远处。

「这犯规了吧……」我一边拿出「上帝的骰子」,一边紧张地说:「让我获得足以打倒猎手的力量。」

骰子马上发生变化,原有的三面实现全部消失,看到这样,我随即改成:「让我获得足以打倒猎手的力量,十分钟就好。」

一面!要投吗?

在我犹豫的瞬间,猎手的长剑划过我的左侧,这一击的威力比第一击还强上数倍,光是挥击的暴风就将吹离地面,重重摔在一旁。

不行!没骰到的话,我铁定会死在这里,得先逃掉才行。

「让我回到我房间去!」我大叫。

投出,同时猎手高举利剑即将挥出致命的一击。

连有几面实现都不知道的骰子在空中翻转着,闭上眼,挥动长剑的风声响起。

「咚。」细微却意外清晰的声响击溃了铺天盖地而来的风声,周遭瞬间归于宁静。

「主人?」原房东小姐的声音让我确定自己回到房间。

「到房间外面去,如果有拿剑的女孩子过来的话,马上叫我。」我下令。

做了基本的预警后,我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上帝的骰子(加强版)」,并买了下来。

「妳上次说的猎手有什幺弱点?」我抓着从电脑中出来的小恶魔问。

「猎手?等等,你该不会……」

「主人!」小恶魔话都还没说完,原房东小姐的叫声就传了进来。

「碰!」熟悉的巨响就将我的房门炸得粉碎,一个漂亮又不失庄严的身影出现我眼前。

「呵,来调查看看果然是对的,还多逮到一个偷偷帮助人类的小恶魔。」猎手轻笑。

「帮我挡住猎手!」对小恶魔下令后,我马上对新的「上帝的骰子」说:「让我在十分钟内,拥有可以打倒猎手的力量。」

不行,还是失败,我马上捡起骰子,说出一样的愿望,能在短时间重複使用就是加强版和原先的差别。

小恶魔将双手都化作利刃冲上前去,利用她娇小的身形及敏捷的动作试着拖住猎手,但猎手却完全不把她当一回事,光用风压就将小恶魔吹飞,闪到我面前,一剑将我仅存的左手斩断。

「死吧!」猎手的利剑直指我的咽喉。

但就在剑刃即将划开我的脖子时,浓厚的黑气从我左侧缠了上来,弹开猎手的攻击,将我一层层地包覆。

「呀啊啊啊!」我凄厉地尖叫,无法形容的强烈痛楚从全身上下传来。

剧烈的疼痛像是毒液一般地侵蚀着我的精神,令我发狂似地挣扎,但所有感官依然在漫天黑气下逐渐失去功能,我也终于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可能已经过了数天,也可能才几分钟,我坐起身子,映入我眼帘的是宛如颱风肆虐过的房间,不,这已经不算是房间了吧,天花板和两面墙壁不翼而飞的房间真的还能叫做房间吗?

环顾四周,我在家具的残堆中发现了猎手,她双目紧闭,嘴巴周围满是鲜血,不知是死了,还只是晕了过去。

用莫名复原的双手拨开压在她身上的残骸,我注意到她的服装碎裂,几乎完全没剩下任何遮蔽功用,露出原先应该白皙细緻,现在却布满伤痕的肌肤,这些伤口甚至还缠绕着阵阵黑气。

看来不管是死是活,应该都没问题了,鬆了一口气后,我瘫坐在地上,努力回想刚才的状况。

我是用恢复的手击倒她的?用黑气击倒她的?似乎有点模模糊糊的印象,但感觉又像是捏造的记忆。

还有,我不是已经用「上帝的骰子」消除那些事件的记忆了吗?怎幺还会被猎手发现……不行,或许是刚才黑气的后遗症,我的脑中还是一片混沌,无法进行思考。

「你……」一个熟悉的女声。
「救我!我知道妳一定有办法!」老师忍着痛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青青草国拍自产免费,19偷偷鲁青春草原视频,2019国拍自产在线综合,国语自产一区视频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