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亚国际娱乐

25万体育人被骗O2O平台健康猫怎么就成了“理财产品”?

来源:首页 | 时间:2018-11-13

  原标题:25万体育人被骗,O2O平台健康猫怎么就成了“理财产品”?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懒熊体育(lanxiongsports),作者: 庄坤潮、张梦娴,钛媒体经授权转载。

  2017年从体院毕业的杨猛,从去年12月起在一个叫做“健康猫”的App上陆续投入了140万元,这是他跟家里要来的所有积蓄。

  在原计划中,他可以在今年利用这笔钱持续在这个应用中获得10天期8%-15%的收益率,也就是说,按复利计算的话,他一个月下来最高能有52%的回报——如果一切顺利,这恐怕是今年中国收益率最高的投资方式了。

  8月10日,他收到健康猫推送的一份系统公告,在公告中健康猫表示,部分私教用户“利用刷单软件、伙同他人等方式,在公司推广期间,利用公司补贴政策,恶意套现”,并附上了一份广州市天河区公安分局的立案通知书。这时距他无法提现应用中账户的资金已经过了3个月。

  随后两天传出的各种信息真假难辨,但根据流传最广的说法,在8月10日的股东大会上,健康猫称不仅要将之前给到包括股东在内的私教用户的补贴收回,且还将扣除用户70%的本金,剩下的30%再分期归还。杨猛第一次意识到,这笔钱估计是要不回来了。

  从8月13日起,健康猫平台提现失败事件真正从社交网络上持续发酵。在北京、上海、广州和武汉等多个城市,有大批像杨猛这样的人面临着血本无归的困境。

  杨猛告诉懒熊体育,当初把健康猫介绍给他的朋友App里还剩着大约500万,而光其他几个认识的朋友加起来就有上千万的资金陷在里头。唯一庆幸的是,不像许多人贷款或者透支信用卡,他没有借钱参与这个游戏。

  他迅速加入了一个维权群,里面有来自全国各地的人。有一部分人在两周前已经到了广州,一直试图寻求当地警方的帮助,但由于缺乏充分证据且双方各执一词,迟迟无法立案。

  多名私教都对懒熊体育表示,此前他们的“猫友”群里一直有负责人以完成任务量和提升业绩的名义怂恿或者暗示刷单的行为,并且诱导贷款或借钱。大家觉得自己是不幸的:我们明明是受害者,为何成为了诈骗犯?

  BOSS直聘上信息显示,王志腾系福建师范大学体育系硕士,健康猫福建分公司监事、福建福州地区负责人、福州29号馆馆长。

  健康猫上线日,是一个基于地理位置的运动社交平台,提供教练预约和课程预订服务,私教可以通过授课赚取课时费以及课时补贴。根据官方数据,平台如今共有约25万名私教入驻。

  杨骅力在当年接受《南方日报》采访时,解释创立健康猫的原因在于,每一年全国有6万多体育生毕业,退役的运动员有7000多人,但每一年这些人再继续从事体育相关事业的转化率不超过10%,“一边有很多大需求,一边有这么多可以转换的资源没有转换,中间存在鸿沟,而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2015年正是中国体育产业潮起之时,那时“互联网+体育”创业也正处在风口浪尖。类似于健康猫这样的约教练、约场地的体育O2O平台层出不穷。

  在健康猫设计的运营机制中,为了吸引私教用户,从最初上线日期间,平台给予私教的补贴达到课时费的15%,提现的线天到账。

  但这种烧钱的推广机制很快显示出它的漏洞。不同于市面上大量O2O应用会对交易双方均实施补贴,健康猫对卖方也即私教的补助要明显大于对买方用户的优惠。

  自2015年6月后,健康猫对私教的补贴比率逐步下调到了5%且提现5天到账,又从5%降到2%,到账时间也从5天变成7天再到10天。但据多位早期就加入健康猫的私教表示,平台在此时并未对刷单有相应处理措施,反而发动用户继续投钱。杨骅力也经常号召私教要“冲业绩”。

  杨骅力在当年接受《南方日报》采访时一度表示,2015年10月健康猫的交易额就达到4亿元,11月单日交易额突破2000万元,平均每个私教每月增收8000多元。

  自2014年启动的这波体育创业浪潮中,能达到这种交易数据的中国初创公司几乎没有。一位接近健康猫的人士告诉懒熊体育,因为判定健康猫的交易数据太不正常,2015年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先后切断了对其App的支付接口支持。

  在2017年的大部分时间,这两个数字维持在了1.5%和7天,相对平稳,但进入2018年,事情又再起波澜。2月出现了一次短暂的无法提现,在那之后,补贴比率骤然间增大10倍又回到了15%。虽然之后相继回落到10%和8%,但杨骅力及一干负责人的督促力度明显加大。

  “兄弟们,6月是第二季度最后一个月了,明年上市时的报表,今年每个季度都很重要,第二季度的业绩如何,最后一个月冲刺开始了。同时,作为任何一个即将准备IPO的企业来说,每个季度最后一个月,都是业绩的冲刺月。我希望每个股东都发挥股东的作用。”

  但在冲刺的另一面,健康猫从5月起再次出现无法提现的情况。系统给出的理由也一直在变:银行接口问题、技术人员调试、财务系统调试等等,原因或者出于银行政策调整,或者出于公司要完成境外IPO。

  在5月中旬,杨猛发现点击提现的时候,先是显示提现失败,继而账户里的钱会自动转入个人设置中的“其他收入”中,随后这笔钱会再次转回账户,但金额又多了一些。按照健康猫当时公告的说法,这是由于升级调试期间为弥补私教损失,“系统自动代约”的课时补贴。

  7月18日,健康猫应用内甚至上线了金融服务功能,可以线上申请含学生卡在内的平安、广发信用卡以及平安新一贷、马上贷、安逸花等。

  杨骅力喜欢别人叫他“大象哥”,创立健康猫的时候公司注册也叫做广州大象健康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象科技”)。

  不止一位大象科技的相关人士告诉懒熊体育,杨骅力不喜欢别人叫他的本名,甚至还因此在公司动怒骂人。

  根据公开信息和过往采访,1978年于安徽出生的杨骅力自幼学习武术,据其表示,1990年代他曾获得三个级别的全国散打冠军,退役后当过保安、健身教练和酒店康体中心的管理人员。2007年,他成立安徽天马红豆杉科技有限公司,公司的主要产品是一种以红豆杉萃取物为原料的保健型化妆品,并称成功申报了国家专利。

  2015年杨骅力创立大象科技,第一款产品即是健身猫App,主打服务体育人才,使他们变成辅导各类项目的私教,其中又以刚从体育院校毕业或还在读的学生为主。他自己也在健康猫上开设私教课,费用是1万元/小时。

  多位接触过“大象哥”的业内人士告诉懒熊体育,他这个人“胆子太大”,“路子比较野”,擅长“打鸡血式的表达”,“自负”,“执行力强”。

  一名在大象科技负责过健康猫App运营的前员工告诉懒熊体育,杨骅力对于互联网产品运营其实“不懂”,但私教的审核和交易内容却十分详细。

  健康猫有一套颇为复杂但又让人眼熟的私教发展机制。首先对于私教身份的申请认证和审核就十分严格,尤其到了中后期审核时长可能长达一周;其次,想成为私教还需要先拥有原有私教的邀请码。即便是公司内部员工都无法轻易过审。

  私教每邀请一个新人成为私教,都可以获得津贴。邀请的人数越多,个人的身份级别也会越高,每月的固定津贴也越高,但只有完成业绩指标才能获得。

  根据邀请人数的不同,普通私教可以晋升为小、中、大队长,当人数达到1000人时可成为城市总监,到5000人时可以升任省级分公司总经理,总经理每月可领5000元津贴,且完成80万元的业绩指标时可提成1%。

  健康猫的出现确实和当时的众多O2O应用一样满足了不少体育专业人的需求,帮他们创造新的机会。但随着刷单现象越发频繁,这个事情也彻底变味。

  多位私教向懒熊体育反映,最初投钱到健康猫,很大原因都是出于对介绍人的信任,其中还不乏高校任职的老师。健康猫在这个人群中,成为了一个稳当的“理财产品”。

  在一封健康猫用户8月12日写的公开信里,她写道,“大三大四,都是用健康猫养活自己”,“我不懂操盘,也不知道咱们的约课系统是不是盘,我就知道您给补贴我们就加仓。1.5的补贴的时候,我身边的人也没放弃,只给饭钱基本上全买进去。”

  2017年初,大象科技在广州的一个酒店举办了一场上千人规模的年会,除了公司员工,许多私教也到了场,场面颇为壮观。一名当时在场的前员工对懒熊体育说,你能想象当时一群肌肉男把大象哥当成神一样顶礼膜拜的样子吗?

  大象科技并不只有健康猫这块业务,这是这些私教愿意继续投注下去的很大一个原因。

  根据大象科技的介绍,除了健康猫这个私教平台,它又陆续开设了另外的多块业务:线上电商、线下场馆以及“精武门”格斗赛事。

  多位私教告诉懒熊体育,因为看到健康猫的发展不仅有线下健身馆,还有世界冠军、明星为其站台,政府领导也曾视察健康猫公司和项目,加上精武门赛事的播出,这些消息都让他们对健康猫有着极大的信任。

  据早前公开信息,目前已经开业的健康猫运动生活馆全国有65家,单店面积在200-300平米,以团课和私教服务为主。今年开始将业务名称改为智能运动馆,并表示重新定位为智能健身场馆硬件、运动器械的供应商以及服务商,因此从去年起他们又发布了SaaS、社区共享健身器材和体测仪等在内的产品。

  健康猫的电商则开设于2015年底。但据多位私教对懒熊体育提供的信息,位于健康猫App里的电商业务,同样存在明显的刷单现象。此外,私教每月必须在电商上通过分销或购买来获取一定积分,同时完成两次课时,才能在次月拿到平台的补贴。

  相比其他业务,《精武门》这项赛事的口碑要好一些,也是目前大象科技最拿得出手的一个业务。

  2016年杨骅力从上海精武体育总会拿到相关名称的授权,开办精武门赛事,并为其举办了一场联名阿里体育和李连杰的发布会。但据知情人士对懒熊体育的说法,三方最后的合作并不顺利。阿里体育随后没再出现在精武门的活动中,而大象科技还与上海精武体育总会因为纠纷闹上了法庭。

  但从目前来看,精武门是国内所剩无几的专注于MMA的本土赛事,并且在赛制上引入综合格斗少见的联赛制,由它衍生的同名线点在北京卫视播出。在目前健康猫的官网上,这档节目的四位嘉宾吴樾、赵奕欢、释小龙和母其弥雅的照片被放在了最显眼的位置。

  据懒熊体育了解,精武门项目团队在大象科技内相对独立。有多位业内人士在此次事件后对懒熊体育表示了对《精武门》的认可和惋惜。现在这档节目是否会受影响还没最终消息,一名北京卫视的相关人员告诉懒熊体育,“节目本身和健康猫没有直接关系”,仍在紧张制作当中,具体还要看台里的统一部署安排。

  健康猫邀请过多位明星为其站台,但大部分都离不开武术圈子。除了《精武门》节目的嘉宾,包括2008奥运会武术比赛太极拳全能冠军 崔文娟、知名搏击运动员一龙、亚运散打冠军蔡良蝉、武术世界冠军王雪在内都是如此。

  关于这些业务,在今年6月健康猫的融资发布会上,杨骅力表示,2017年健康猫的整体营收将近10亿元,其中产品和服务各占50%,赛事部分的具体收益是千万级。而2016年营收只是7000多万。

  杨骅力还指出,“2015-2016年是健康猫的人才战略年,2016-2017年公司完成了体育产业“服务、产品、赛事”的全产业链布局,实现商业变现,并不断整合资源夯实基础。2018年将成为健康猫的战略崛起与腾飞之年。”

  一名现在仍在大象科技的人士告诉懒熊体育,去年年底杨骅力开始频频将去纳斯达克上市挂在嘴边。

  上市一直是他对股东和私教们灌输的目标,在6月初他曾在微信群中以今年在美国上市的公司为例,

  “很多人很奇怪,说我们总是拿着补贴换交易额,现在看到别人怎么玩的了吧?公司不傻,但是体育界到底有多少明白人懂资本市场的,那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相信,你们都选择做我的铁杆兄弟,哪怕你有点傻,我也希望我能把你们改变过来。公司要的是业绩,要的是资本市场承认的业绩。”

  就在今年5月无法提现的危机出现之后,大象科技在6月宣布完成C轮5亿元的融资。

  这笔融资的奇特之处在于它的“众筹”,官方介绍的投资人包括了来自北京、上海、广州、福建、广西、山东、安徽等地的国内10多家体育产业公司和30多位各项目奥运冠军、世界冠军等。

  从过往公开报道看,大象科技宣布获得过多轮融资,其中提到名字的包括琢石投资的天使轮,网上甚至还有其同时是B轮投资方的说法,另有由北京、上海、广州、武汉四个体育投资公司联合投资3500元的A轮。此外,在2016年精武门刚启动时,在官方稿件里表述说阿里体育对其进行了投资。

  而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健康猫先是在12月获得了一笔建行广州天河支行10亿人民币的贷款授信额度,随后1月又得到了浙商银行广州分行提供的战略性授信20亿额度。2月,大象科技借壳北京纽哈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登陆了新三板。

  据懒熊体育了解,阿里体育最终并没有投资精武门。而琢石资本在给懒熊体育的回应中表示,“琢石已于2015年退出健康猫项目,非其股东,对其目前具体情况并不清楚。”

  工商资料信息的股东历史中并未有琢石投资的踪迹,但A轮和C轮的融资来源则出现较为匹配的地方,同时也展示了大象科技的募资和分配模式。

  2015年进来的四家公司分别代表了大象科技的四个主要阵地:北京,上海,武汉,广州,这四个股东持股比例均未超过2%。再查看这四家公司,清一色由个人股东组成。这些个人股东构成了健康猫这个网络的最顶层。

  根据新三板公司大象健康(834464)2017年年报中的高管介绍,对应的四家股东公司主要负责人都来自院校:

  而在多家公司董事会出现的孙敏,经多名人士向懒熊体育证实即是杨骅力妻子。她曾是全国武术冠军赛八卦掌冠军、双剑亚军,毕业于上海体育学院,曾任上海大学教师。

  除了这四家,作为大象科技绝对大股东的广州大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除了杨骅力外,另外有2名股东分别拥有上海体育学院和成都体育学院背景。

  同样是在大象健康(834464)旗下可以看到一些“C轮股东”的身影。2017年4月,大象科技开始向挂牌公司体系中注入资产,以纽哈斯新设立的全资子公司大象健康产业管理(广州)有限公司收购了23家从事健康生活馆业务的各地公司。此前他们绝大多数属于广州大象健康管理有限公司(2017年9月更名为广州大象运动科技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在原先这家公司更名之前,它的股东名单中在8月新增了一家少见的机构公司,由分众传媒全资控股的上海分众鸿意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至今它仍在股东名单中,工商信息显示占股比例约为5%。

  根据大象健康2017年年报的信息,“公司将通过展会营销、会议营销、发展代理商、直接广告媒体投放等宣传推广渠道进行拓客,为针对想开健身房、现有健身房或健身工作室的人群提供产品及服务”,分众的入股很可能是出于大象科技新增的智能健身方面业务的广告营销。

  目前纽哈斯的子公司控股的子公司从23家增长到51家,而这些遍布全国的公司在大股东之外吸纳了众多个人股东。在6月发布会上发言的健康猫股东代表,泉州市越动体育发展有限公司就在这个行列。

  杨骅力曾对《南方日报》解释说,许多优秀的私教已经转化为健康猫的全职股东。如何管理如此众多的股东是一项脑力活,他的做法是每20人左右组建一个公司,大家以公司的名义加入进来,后续如果还有股东进来的话,会组建新的公司再以公司名义增资。

  这个从那51家公司的名字也可以看出来:南京健康猫十五号健康咨询有限公司、晋江五十六号启航健康咨询有限公司、西安大象拾贰运动管理有限公司、成都健康猫十四号健康管理有限公司……

  大象健康官方的解释是,为了激励健身馆的私教更好地经营健身馆,公司将商业模式变更为各合资健身馆把经营权承包给私教股东,合资馆每月收取固定承包费用。

  “自今年新版私教SaaS系统发布后,在市场推广的过程中,陆续接到银行和第三方支付的提醒,存在部分私教涉及洗钱、银行卡套现的嫌疑。经5、6月份分银行系统、分支付系统逐步排查,最后发现,部分私教与非法资金串通在一起,涉嫌有严重恶意刷单行为。其中有部分私教,一个月交易流水达到上千万、几千万、甚至上亿的惊人数据,并利用软件,虚构大量交易事实,套现、侵占公司用于推广的补贴费用。”

  这是健康猫第一次发布刷单相关的公告,随后8月10日的那份,标题即是《关于恶性刷单事件的进展通报》。而在8月1日,健康猫App进行更新,突然将私教申请邀请码调整为了非必选项。

  在8月15日发布的最新公告中,健康猫表示,此次公司被套现10多亿元,而前期大量套现走人的私教却在网上攻击他们。健康猫同时还给出了处理方法,均为6个月1次共2次返还30%的本金现金,但另外70%的本金,要不以健康猫的电商产品,要不以“共享运动器材的代理商款项+20%的跑步机广告收益”抵扣,如果仍要现金,则得3年内再返还,甚至还有以股权(留存款50万以上)或者SaaS推广费作抵扣。

  一名仍在大象科技的人士告诉懒熊体育,公司内部有一说,今年中便有类似的平台在模仿健康猫模式,另外也有说法提到有其他平台借助健康猫的特点刷单套现去补缺口。而资金链紧张的时间又与中国今年P2P频繁爆雷的阶段有所重合。

  大象科技最多的时候有500多名员工,但从今年4月起便开始大量有人离职。杨骅力前两年从外面找回来了的一大批总监以上高管也已有很多离开,包括健康猫的COO凌宇翔在内,他们大多数没有拥有公司的股权。一家位于广州的体育公司管理层告诉懒熊体育,最近忽然来了很多面试的大象科技员工。

  有数百名私教陆续前往大象科技的广州总部,但在一段8月13日录制的手机视频中,杨骅力面对到场私教们的追问,“刷单的就按刷单的处理,按照法律处理,这个事情不归我处理,这个事情归警方处理,我无权回答”。

  杨猛说,因为案件牵连的大多数是刚毕业的学生和在校学生,出于家庭的压力,或者是准备开学了,没办法这样一直耗下去,一部分人在登记了信息之后选择离开。

  8月15日,北京体育大学有过一场人数不到100人的活动,警方到达现场后登记了信息。当日警方给出的回应是上头很重视,但是出于管辖权的原因,立案只能去广州,其他各地警方只有在立案之后,才能协助调查。

  为了寻找证据,维权群里每天有大量的截图产生。8月17日晚,组织者开始到处通知私教们重新翻看完整的聊天记录,寻找任何“鼓励、支持、教我们充值课时费的语言和文字”,然后语音公放且要录频。根据组织者提供的信息,当天有一部分健康猫的股东“提供了相当有利的证据才使得案情有了新的突破”。8月15日,有消息称杨骅力在健康猫的股东微信群里表示,希望公司破产清算。

  工商信息显示,8月3日,孙敏和孙晔退出了广州大象健康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会。8月7日,广州大象健康科技有限公司退出广州市大象体育产业有限公司,变为由杨骅力、孙晔和周颖等13人持股。这些稍有时滞的记录都让维权群的私教们猜测纷纷。

  懒熊体育致电大象科技及广州相关公司,均为忙音或者空号。北京大象健康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秘书周颖则对懒熊体育表示公司方面不予置评,请以最新公告为准。

  8月18日下午,维权群的组织人之一“刘哥”在群里表态,“经过坎坷一周的维权,我感觉这次是失败的。”他号召猫友们过来广州,“如果这次大家再去广州没有立案成功,我们这些负责人将会解散所有人维权群,以后大家天各一方,自己去讨要自己的钱。”

  杨猛已经打算前往广州,“现在什么也没有,只有时间了。”他说。(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杨猛为化名。)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标签:上海市 北京市 广州市 懒熊体育 理财产品 体育 股东 大象 科技